章节目录 医本正经·老公,你别装了第15部分阅读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s012.info


    他背弃她在先,她又为何到现在还对他念念不忘她能做的,也只能尽量让自己不去想起,她爱过他。

    十字路口的车流穿梭不息,夏小浅正要过马路,突然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尖锐的响起,一辆白色保时捷和黑色丰田在要转弯的时候撞在了一起,保时捷的车头凹了一角,车内的安全气囊弹了起来。

    丰田车主似乎伤得不重,事故发生后立即从车内奔下,并愤怒的朝保时捷走去。

    “你丫的怎么开车的”他骂了一声,可是随后,又怔住了。

    开保时捷的似乎是个男子,被安全气囊压了上半身,头却偏向一边,额角冒着鲜血。

    “天叫救护车”周围有人喊到。

    夏小浅几乎是目睹了事件的全部过程,而那辆保时捷也愈发觉得分外熟悉。下意识她快步向前,在看清车内受伤的人后,面色刷的惨白

    “翌臣哥”她大喊着,急忙敲着车窗。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远远的,还传来了音调高亢的救护车声。

    几个小时的抢救过后

    “患者头部撞伤,有轻微血肿,不过ct结果显示并没有颅内出血。只是……”

    “只是什么”夏小浅神色凝重的看着接诊的主治医师,一种恐慌油然而生。

    “我们发现他颅内有肿物,而且推算形成时间已经有很长一段日子了。这个情况,你们作为家属难道不知患者这样是不能开车的,肿物已经碰到了视网膜神经,随时会有致盲的可能”

    夏小浅身子抖了一抖,这个消息,是她做梦都没想到的怎么可能她认识的夏翌臣身体向来健康,怎么可能会在脑部长了东西

    “不,医生,你是不是看错了你能不能再给他复查一次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可医生却摇头,“我敢确定,没有错。”

    “不……不可能啊”夏小浅就是不信,扯着医生的手臂,眼眶情不自禁的的红了。

    老天爷再怎么瞎眼,也不可能将这样的不幸降临到夏翌臣的身上,他是好人啊,是多好的一个男人,怎么会……

    夏小浅哭了,双脚一软,差一点跪在地上。

    而紧接着,收到消息的夏宏光和苏珊妮,也在这时奔了过来……

    “这孩子一直默默爱你,当我知道他不是我的亲生儿子时,其实我心里还是有些欣慰的。因为,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爱你。”

    病房外,苏珊妮抓着夏小浅的手,说出了这两年来一直藏在心中的事。而夏宏光却在病房内跟着医生们继续跟进检查结果,就连莫伟旗也被叫过来了。

    为了让她们的谈话不被打扰,苏珊妮又拉着夏小浅来到走廊远处,较为安静的一个角落。

    “知道他患这个病的时候,我已经怀了宏光的孩子。这是翌臣特地给我们制造机会而怀上的,我很感激他。当时我就怪宏光,为什么这件事要瞒我这么久,他说是怕我伤心,我太爱翌臣这孩子了。自然,这么多年的养育,我取代了翌臣母亲的位置,而宏光也是个尽责的父亲,同时也是个很衷心的丈夫,虽然,他也曾犯过错……”

    听到这里,夏小浅目光一滞。

    苏珊妮看了看她,淡淡的扯着唇角,笑得轻盈。

    “其实我知道,你是宏光的孩子,是亲生的,不是领养的。”

    夏小浅听着更是诧异,原来她知道

    苏珊妮继续说:“我很了解宏光,他做什么事,都很有自己的分寸。但是当他将你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那刻,我就从你的眉目里看到了他的影子。他跟我说他一看到你就很喜欢,所以就领养你了。我知道这里漏洞很大,于是偷偷派人做了调查。我查到了你的母亲,也就是曾经在我们家工作的那个佣人。但是很遗憾,我听说她在将你送进孤儿院后,就……”她顿了顿,“就自杀了……”

    自杀

    夏小浅神色一颤。

    “说起来我也有些内疚,若不是因为我,一切都不会是这样。宏光对我的好,我这辈子怎么也报答不完。但是小浅,我现在只想问你,你爱谁是严澈,还是翌臣”

    这么唐突的问题,夏小浅感觉一时无法回答,心跳却渐渐快了。

    她爱谁

    想起今天看到了夏严澈的消息,那种久违的喜悦一直在心中徘徊不退。她不会忘记那一年他临走时给她做的早餐,他总喜欢把心事藏着,不对任何人说,自己却默默承受。别人总以为他很冷淡,可是,她知道他其实很热情。可是他受过伤,他爱过的女人离开了人世,他害怕再次失去的感觉。

    只有经历过,才会懂得痛

    她能理解。

    可是,她以为他已经在心底接纳了自己,为什么,还会在那时候选择别人

    她知道他高傲,知道他不愿意把自己最软弱的一面展示出啦,她知道他在逞强,可是……

    当记忆重新回来,她想起那个雨夜,他不就是和那个女人……

    她突然发现他们中间隔了座山,她跨不去。

    “你爱严澈,对吧”苏珊妮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却也点醒了她,“这孩子很幸运,只是,你们有太多误会。其实你们很像,在性格上,总藏着自己的真实。”

    “……”夏小浅没有反驳。

    “我知道你在去英国前给了他一份离婚协议,可是你知道吗,他没有签它。”

    夏小浅倒吸口气,他没签

    “他做了好多次植皮手术,失败过,又重来。每次麻醉清醒过后,药物失效的时候,他痛到几乎晕了过去,却忍着不要求医生用任何的止痛药。他说,要是成了瘾,那以后再痛的时候,就没有用了。我总是听见他在梦里喊着你的名字,每次醒来,他就会拿着你签的协议发呆,一坐就是好大半天。他就是倔强,就是要面子,可是,也不至于这样作践自己,把你从他身边踢开。直到有一天,也就是你去英国的后半年,我突然听见他和翌臣的谈话……”

    “他们说了什么”夏小浅着急的问。

    苏珊妮脸色沉了下来,“是关于翌臣的病……”

    干净洁白的病房内,夏翌臣静静的躺着。

    夏小浅开门走了进来,刚换药的护士看了她一眼,然后朝她点了点头,默默出去了。

    房门关上,只剩下她和他,没有别人。

    “翌臣也是个拗性子,他不愿意接受手术,害怕从此失败后再也醒不过来。他自己也是学医的,其实学医的人才最清楚,他这个病,手术成功率有多大。可是,严澈似乎不这么认为,他一直劝翌臣手术,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孩子,是真心疼爱自己的弟弟。”

    苏珊妮的这番话,着实让夏小浅心里一阵一阵的疼。

    “翌臣他爱你,不是兄长爱妹妹的爱,而是男女仰慕之情。我想如果不是宏光开条件让严澈娶你,或许翌臣就不会和你错过了。而严澈,也当然知道翌臣对你的爱,所以……”她顿了顿,看着夏小浅,眼中充满了哀伤,“所以严澈自导自演了一个苦情剧,让你离开了他,回到翌臣身边。”

    “严澈爱你,这份爱并不亚于翌臣,只是,他更愿意你能给翌臣带去求生的希望,至于林美琪,我早就知道她是翌臣找来的挡箭牌,但他的眼睛不会骗我。我作为母亲养育了他二十多年,他爱或不爱,我怎么会看不出来”

    想着想着,夏小浅眼眶湿了,太多的记忆翻涌而来,有夏翌臣的,有夏严澈的。她曾以为她是月亮,是她围绕着他们打转不停。原来她才是他们的太阳,是他们围着她不停转动。

    突然,泪水从脸颊淌了下来,滴在了她握着他的手背上,他睫毛微微一动,醒了。

    “小浅”夏翌臣揉了揉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翌臣哥……”她擦干泪,朝他笑了笑。

    夏翌臣的视线在四周转了一圈,忽而面色变了。

    “这是医院”他急忙起身,就好像躺在什么不干净的地方。

    可是,脑部的疼痛让他眉头一皱,又扶头不动了。

    “翌臣哥,没事,医生说你只是太过疲劳,所以才会在开车的时候走神。但是以后你不能再这样辛苦了,要多休息”夏小浅机灵的,伸出手握住了他。

    夏翌臣面色微动,下意识抬起眸子,疑惑。

    “翌臣哥……你的事,我听说了。”夏小浅吸一口气,看他的视线有些紧张,可是,又要极力隐忍。

    果然,夏翌臣的目光开始变得严谨,就像是等候即将要来的打击,一种濒死的沉默。

    夏小浅心虚的看他一眼,“我知道,你不是夏家的儿子,而是……莫家的孩子,是吧所以,你和我,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夏翌臣眸光亮了,这个话题,和他所想的完全不符

    但……

    他紧张的神情在瞬间松懈下来,可是,他的目光还是泛着担忧,她知道的,真的只是这件事吗

    给他办出院是夏小浅决定的事,这天她和他回到港大附近的公寓内,保姆抱着小乐帝已经在大厅里等待了。见到母亲,小乐帝很兴奋,张牙舞爪的挥动小手,就是要抱。

    “孩子就是好,无忧无虑,见到熟人就开心”保姆由衷的说。

    “辛苦你了”夏小浅谢着,从保姆手里接过儿子,抱在怀里逗着。

    夏翌臣的视线从进屋以后一直没有离开过她,而这样的情愫,夏小浅多多少少也感觉到了,可是心,却突然隐隐的疼。

    “翌臣哥,我突然想去浅水湾,你陪我”吃完晚饭,夏小浅提议到。

    灯火阑珊的时候,出来散步的人也逐渐多了。而此时似乎正是农历初一,浅水湾的妈祖庙今天的香火也格外丰盛。

    夏小浅拉着夏翌臣跪拜在神像前,叩了三个响头,然后虔诚的低喃。

    夏翌臣隐隐约约听到她正在祈求的话,只是耳边人声嘈杂,他不确定,他听到的,是不是真的。

    “愿娘娘大发慈悲,让翌臣哥同意我接下来要同他提出的请求。我希望他健康,也希望他幸福,还有我身边所有的人,让他们全都幸福起来吧没有病痛,没有生老病死,没有悲欢离合,一切,都只有快乐。”

    夏小浅祈愿完毕,也终于转头对夏翌臣说话:“翌臣哥,你能实现我第刚刚的一个愿望吗无论我提出什么请求,你都同意。”

    她这是在玩什么把戏但向来顺从的他,依然温柔的点了点头。

    “接受严澈哥给你施行手术,我相信他一定能医得好你。”夏小浅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搭在他的手背,“好处是,只要你恢复健康,以后你去哪里,我就陪你形影不离。”

    夏翌臣听完这话,整个人都愣了。

    只是,让夏小浅意料不到的事,当夏翌臣最终点头应允了她的要求,可是得到的结果,却已超出了她的预想。

    夏翌臣病情恶化是非常突然的事,因为情况紧急,所以出动了夏恒医院所有的专家能手。脑肿瘤完全压迫了视网神经,而脑血管的意外破裂也让外科圣手们措不及防。

    那一天,夏宏光陪伴妻儿一直在手术室外默默等候,原本就有几十年临床经验的其实已经在心底做足了最差的准备。

    “小浅,如果手术失败,也不要责怪严澈。这个病,是翌臣他自己拖延了时间,或许他一开始就已经决定放弃,你知道因为什么吗”苏珊妮一边强忍着泪,一边紧握着夏小浅的手,牢牢的不愿放开。

    “因为什么”夏小浅回答的时候,声音已经有些哽咽。

    “因为,他不想让你在他和严澈之间做出违心的选择。”

    夏小浅瞪大了眼,所以,结果是……

    一年一度的清明节,洁白的花摆满了这个位于维港旁相对孤僻的私人墓场。

    距离第一次来这里祭拜已经过了足有三个年华,夏小浅牵着儿子,将一束盛放的蝴蝶兰放在脚下竖立的碑前,这是较为稀少的粉白色品种,却也开得艳丽。

    “妈咪,为什么我们每次都不和爷爷奶奶一起过来呢”四岁的夏乐帝俨然一副王子般的长相,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引来过多的注视。而这孩子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话太多

    夏小浅淡淡的抚摸着儿子滚圆的脑袋,笑着回答:“因为你干爹喜欢和我们单独谈话。”

    “原来这样”夏乐帝似乎懂了,摸着下巴看着相片中英俊不凡的年轻面孔,点了点头,“干爹,那今天我们聊什么呢让我想想……”

    看到这孩子又有了和墓碑说话的兴致,夏小浅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任由着他去了。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这个季节总会不时细雨绸缪,夏小浅感觉自己的身子湿了,而夏乐帝却还在炯炯而谈,仿佛对着永远不会答话的墓碑,他都能聊出一个世界。

    她刚想让儿子停下,以免太多的雨水沾湿了他。可就在这时,头顶上撑出一把透明的伞。

    她下意识回头,却发现……

    高挺的鼻梁上,原本桀骜不驯的眼眸突然多了些许厚重的深沉,而那黝黑的短短的秀发,在微风中吹得有些稍稍凌乱。

    她不会忘记这双眼睛,曾经在她记忆中消失又重新回过,那些被捡起的破碎的画面,现在,该是时候继续延续了吗

    本文完

    ps:对不起各位,这篇文就到这里了。谢谢大家一路支持,有空可以去我的新浪微博踩踩,名称是angel夏凡尘。因为个人原因,本文删去了部分内容,敬请见谅

    :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012小说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