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重生到建元四年(gl)第18部分阅读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s012.info


    朱巧昕一下子上前坐了越清风的身边。

    “姐姐,还渴吗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头晕不晕太医说要是你醒来身子肯定会无力的,所以现在是不是浑身无力对了那个,那个徐太医呢他怎么不在这边。姐姐你不知道,他几个时辰前说你会醒来,结果你就真的醒来了。对了姐姐,今日我贴在外面的皇榜终于有人接了,你肯定想不到,接皇榜说能医治你的竟然是我的二皇兄。见到他巧昕其实很开心的,但不知怎么的待我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真的希望他以后不要走了,他医术了得的,学识本事更是比我强。要是他能治好姐姐你,我就让他监国。然后我也学学他,带着姐姐四处走走可好还有,姐姐等你彻底好了,我们就去巫山的凤凰崖好不好你总说想去那里,可之前总是有事不能去。这次等你的身子好了,我们第一个便去那里好不好还有还有姐姐姐姐你能醒来真好”

    慢慢的冷静下来,俯子。将手指慢慢的放到她的脖间,朱巧昕终于轻声缓缓道:“是不是喉咙痛,瞧巧昕总是糊涂。”

    “没没有我只是想听你说话,总感觉像是睡了好久,总感觉好像好久都没有听到你的声音了。”所以她根本就不想打断,抬起一只手慢慢的伸向了面前人的脸颊。一点点的移到她那泛着黑的眼角,越清风轻声道:“上来陪我睡会可好虽说刚刚醒来,但我还想再躺会儿。“

    “让平王和太医都候在外面,我等会再召见他们还有让御膳房准备一些清淡一点的饭菜送过来,然后所有人都下去吧。”嘴角都是笑,朱巧昕转身对着众人吩咐一声,然后便迫不及待的上了那宽大的龙床。

    午时的感觉照得整个玄武殿都亮堂堂的,面对着越清风,跟她枕在同一个枕头上。朱巧昕柔声轻轻道:“以前我怎么那么傻呢,竟然不知道这大中午躺在这龙床上是这么美好的事情。身上暖暖的,简直舒坦极了。姐姐,以后只要有时间,我们便日日的这么偷懒好不好”

    “恩”一觉醒来,竟然除了无力外,身上便没有其他的感觉了。这不是第一次发病后苏醒,但却是越清风犯病醒来后,感觉最轻松的时候。

    知道只有挺过了这次,她便还能有好些时日陪着她。慢慢的移动身子,让自己一点点的贴近身边的人,越清风不觉心中满是欢喜。

    在身边人一双眼流光飞舞全是自己时,越清风慢慢的将自己的额头,贴在了她的额头上。

    伸手抱住她,明明知道两人之间已经挨得很近了。但越清风还贪婪的一点点的靠过去。

    “巧昕,真好,老天又恩赐给我好些日子,真好”

    “是啊,真好。”皇兄从来都是谨慎之人,若是无十全的把握他肯定不会接下皇榜。那是不是意味着,她们之后便再也不用受这样的苦了。

    “我,我刚刚做了一个梦”犹犹豫豫的开口,越清风认真道:“我梦到卫国突然长驱直入郾城,我梦到你我为了逃避追兵,竟然双双落水。在迟江那冷的刺骨的水里,其实我想伸手抱住你的。但是等我伸开手时,才发现我竟然没有抱住你。所以我就醒来了,我想一直陪着巧昕。到死都想抱着你牢牢的抱住你,所以我就醒来了。我想上次我错过了,这次好不容易醒来。我怎么能再次错过我不甘心,你我都才二十二岁。我答应你,要陪着你的。我想看着你将卫国收在自己的名下,想看着人人都尊敬你爱戴你。我甚至想着,若是有一日,你的头上出现了白头发,那也是我上去,偷偷的帮你拽下来的。我甚至想着,若是有朝一日,你我都走的不利索了,也是彼此搀扶着彼此。巧昕这么漂亮,将来肯定是个美妇人的。还有,未来大周的继承人。肯定是从其他王爷那里选,若是不看清他的为人,我不放心的。“

    “储君的位置,我会交给我皇兄的。要么是他,要么是他的孩子。这事情姐姐不要再担心了,巧昕早就想过无数次了。”轻轻的呼吸着,感受着她身上的气息,朱巧昕轻笑道:“姐姐只管好好的养着身子,健健康康的陪着巧昕就好。以后的日子那么长,西卫国,我的白头发,我都会让姐姐得偿所愿的。所以姐姐不要担心了,好不好”

    凑过去,慢慢点头。知道自己刚才说做梦的事情,肯定会在朱巧昕的心中留下阴影,所以感觉轻松了很多的越清风,轻轻的点头。

    此刻的越清风一点睡意都无,见靠着自己一身龙袍的朱巧昕,慢慢的挣扎着动起了眼帘来。轻轻的笑着,越清风将手伸到她的背后,一下一下的安抚起她来。

    越清风手上的力道其实有点大,但就在这换了别人绝对睡不着的力道中,朱巧昕却迅速的彻彻底底的进入了梦乡。

    梦里感觉一切都乱糟糟的,全是水,全是血。还有挥之不去的嬉笑声,突然觉得很难过。当她泡在水中好不容易睁开双眼时,看到的便是那一具被抛到自己面前,然后又飞快冲走的单薄身子。

    拼着命的将手伸了过去,但是结果却发现到了手中的却是一条熟悉至极的青色发带后,本来还在睡着的朱巧昕便一下子睁开了双眼。

    面前什么都没有,飞快的坐直将双手伸到了腰间,结果什么都没有摸到。

    眼中突然就落下泪来,感觉莫名其妙,朱巧昕愣愣的伸手摸向自己的脸颊,结果入手全是湿润。

    但也在这个时候,她才想起她身上的发带去了什么地方,抬手将它解下。任由一头的头发垂下,紧紧的捏着它,知道刚才的噩梦肯定是因为越清风刚才说的她做的梦所致。深深的吸口气,一点点的擦干自己脸颊上这莫名其妙的泪渍,朱巧昕这才慢慢的下了床。

    “殿下,我还能陪巧昕多久不用顾虑的,巧昕她睡着了暂时不会醒来不会听到的,这里伺候的人,我也全部让他们下去了,所以我请求你跟我说实话好不好”

    朱巧昕踩在大理石面上的脚一下子停住,脸上无一丝表情,只是捏着发带的手不觉的紧了又紧。

    “你觉得你还能活多久还能陪她多久”

    朱高风平日里那总是很温柔的声音,此刻多了一丝连他都不知的冷意。

    敏锐的感觉到他语气中的异常,本不想回答。但沉默了很久,想来想去,越清风抬眉轻声道:“我想一直都陪着她,但我应该活不过明年了吧。世间万物都有命,从我第一次犯病时,我就感觉到我应该是活不过二十三了。”老天让她保留前世记忆已经是厚待了,这辈子身体的异常大概就是命运吧。竟然是命运,她又怎么会活过上辈子的岁数。所以大概她刚才对巧昕说的那些,都只能算是奢望吧,是奢望便肯定不会实现了。

    “你第一次犯病是什么时候”

    “是,是巧昕为了我杀了国舅周涅闲,是我回越府我的房间后”

    “我刚刚听云行说,说两日前,你本来犯病了。但却在女皇赶到后又醒来,直到听到女皇给镇国大将军定罪,直到那越谦德被女皇的人团团围住后,你才又昏了过去。”

    朱高风的语气越来越不对,不知他问这些到底是怎么了。越清风只能点头。

    “你凭什么认定你活不过二十三岁”

    此时的朱高风,语气间别说存有原先的一点点善意,简直都带出一丝丝讽刺无奈来。

    一下子愣住,抬起右手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心口。想了半天,不想告诉他她上辈子就是在二十三时没得,越清风只能低头轻声道:“我算过命,算命的说我活不过二十三。而且两年前,在徐阳,那里的大夫也断定我活不了多久”

    本想讽刺两声,但见她好像当真没有一丝的感觉,到了最后朱高飞只能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突然想到,她之前昏迷的最主要原因便是刚刚回来的镇国大将军。想到她刚刚醒来,众人肯定还没有来得及将那人的事情告诉她。

    想了想,朱高飞慢慢的抬头轻声幽幽道:“你知道,镇国将军出逃的事情吗”

    “他逃了”坐在椅子上,不自觉的抖了起来。越清风低头不敢置信道:“怎么,怎么可能。他去哪了”

    “不知道,可能是卫国吧。”望着她发抖的身子,朱高风随意轻飘飘道。

    “怎么能”一下子猛然站起,越清风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脸色一下子发起青来:“我不能让他活着,不能让他去西卫,他怎么怎么能去西卫”

    “可他就是去了西卫,还带走了女皇不少的人马”感觉自己像是摸到了什么,朱高风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

    “他他”

    “他死了,别听我皇兄胡说八道”飞快的上前,不知他到底在做什么。上前赶紧扶住越清风朱巧昕连忙道:“不要担心,姐姐,我”

    朱巧昕的话还未说完,刚才激动万分的越清风,再次软下了身子晕了过去。

    一下子面色发白,见自己的兄长终于收起了他那奇奇怪怪的眼神走了过来。一下子打掉他的手,朱巧昕双目赤红大声道:“你回来究竟是做什么的她晕迷了整整两天才刚刚醒来,你明明知道她不能受刺激。却还是让她晕了过去,朱高风你是不是想逼死我”

    “我”双手僵在半空,从没有被自己的妹妹这么呵斥过。知道是自己的心急了,也知道四年未回来将大周全部都留给她,确实有些自私了。

    慢慢的上前,从她怀中一点点的接过晕在她怀中,刚才还蛮有精神的越清风。

    将她抱到不远处的贵妃软榻上,朱高风伸手摸上她的右手手腕,见她竟当真晕了过去。

    死死的盯着越清风,眼中满是复杂。半天朱高风才抬头,对着一动不动望着自己的妹妹轻声道:“我了解心悸,越清风的症状确实很像心悸。但却不是真正的心悸”

    “什么意思”朱巧昕慢慢的逼近,眼中出现了一丝慌乱。

    “她第一次犯病,是在她决定离开你去向皇兄请罪,承担一切时,那时也是她知道自己身世时。第二次犯病,是在掉进迟江被救起时,这是堂弟刚刚告诉我的。而第三次犯病,云行告诉我是两日前,大军凯旋而归,她看到镇国将军钟谦德时。”

    不知他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朱巧昕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总是突然发病,但是醒来后,却总是能很快的恢复过来。关键时刻,一切一切的症状都跟心悸一模一样。但有的时候,她几乎都可以控制自己的病情。每每到了关键时刻,她总是能在办完自己想要办的事情后,才允许自己晕迷不醒”

    “你的意思是姐姐装病”有些难以接受,想到这次她吐血晕迷,连太医都束手无策的事实。朱巧昕飞快否定道:“不可能,她没有理由这么做。而且以前的两次我虽不在她身边没有看到,但这次我却是看得真真切切,她不可能骗我的。”

    “她没有骗任何人”不知该怎么解释,想了很久,朱高飞转身看向自己的妹妹抬手比划道:“就像小时候我们要是惹母后不开心,她就时常的按住额头说头疼。就像有人心中有事,那他便有可能睡不着觉。就像一个人难过了,即便她不哭,整个身子都会一下子发冷一样。其实越清风的就是这样,只是可能她想的太多,情绪比别人强烈的多。所以在她受不了时,她的身体就会替她反应出来。可能是因为她的身份,可能是因为我们朱家一门正好有心悸的毛病,所以所有给她诊断的太医,就理所当然的将她身上所有的异常都归结到了心悸。”

    “我不明白”转头看着床上那比以前明显消瘦的人,朱巧昕慢慢的摇头。

    “她是生病了,但你也看到了。她第一次犯病后根本就没有晕迷多久,而是连夜立即进了宫。”仔细的回想着,刚才在她们睡觉时,云行和朱郑堂的每一句话,朱高风继续道:“第二次,郑堂说,他派过去的人明明见她一落水脸色就不对了。但是在所有人都以为她会死在迟江时,她却硬生生的挺住直到上了岸边才开始发病。还有这次,云行告诉我,他第一眼看到她时,便感觉她连吸口气都苦难了。但是事实上,她却是在处理完了一切后,才在大家的注视下晕了过去。这次也时,她在我的面前一直都挺着,但是见你抱住她,她就又晕了过去。”

    “我不明白,不清楚这些。”一下子大声起来,朱巧昕厉声道:“不要说些没用的,我只是想知道她以后还会不会这样。我想让她健健康康的,像是我认识最初时那样的健康有朝气,其他我都不管。“

    暗暗叹气,见她还是不明白,朱高风直接道:“她身体上的一切异常都是因为她心情造成的。要和你分开,她第一次犯病。后来在迟江,那次可能是因为惊吓。这次进和两天前,则全是因为一个人。她应该是害怕钟谦德活着忌惮他,所以直接发了病。还有她总说她活不过二十三岁,你只要知道她为什么那么笃定,知道她为什么那样想。然后一一应对,让她平安活过二十三岁,然后不要再让她承受那些她其实承受不住的事情,那她肯定能健健康康。其实她可能远比我们想的都脆弱一些,只是平时我们都看走眼了。”

    刚才越清风说她梦到她们两人掉入迟江的话,在这个时候突然被朱巧昕想了起来。又联系到她自己的梦境,也清楚明白,刚才她不光听到钟谦德还听到西卫两个字。

    觉得匪夷所思,但是却又确确实实的感觉自己像是猜到了什么。想起以往两人一起同眠时,她偶尔做噩梦吐出来的话。

    仔仔细细的回想着,仔仔细细的梳理着一切。半天被自己的猜测吓到,觉得有点匪夷所思。但却奇异的感觉事实应该就是这个,所以很久后,朱巧昕突然轻声道:“等姐姐醒来,兄长便帮我监国一阵子吧。”

    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提到这个,朱高风一下子抬起头。

    慢慢的低头,无视他的惊讶,朱巧昕轻声道:“我一个人实在是累了,实在是乏术了。所以二哥你就帮我看一下朝堂,然后我带着姐姐,到各地去查看一下驻军。你也知道,我做了大周第一个割地赔钱的皇帝。我总要盯紧他们,只有勤练兵,让他们变得更强,我才能有机会一洗雪耻的。”

    从没有处理过朝政,但也明白那肯定特别的累人,想着自己终归是朱家人,终归是她的兄长,朱高风便立马道:“那我帮你一阵子吧。”反正他要在皇宫躲一阵子,也只当是好好的补偿自己的皇妹吧。

    “应该用不了多久吧”朱高风挑眉谨慎道。

    露出如往昔一般的温柔笑容,朱巧昕眼中满是感激的点点头:“一两个月吧。”

    本以为这次回来,肯定会受到不好的待遇。想到民间那些对朱巧昕不好的流言,朱高风一下子匪夷所思起来。

    望着朱巧昕跟以前一模一样的甜美笑容,朱高风伸手毫不犹豫的摸向朱巧昕头顶。一下子弄乱她头顶的头发,朱高飞柔声道:“我的小妹还是跟以前一样啊,今早你那冷冰冰的摸样,险些也把二哥给唬住了。”

    低头任由他摸着自己的头发,定定的望着自己手上的青色发带,朱巧昕含笑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我明日就不上早朝了,但皇兄你不用担心。朝堂上的事情,我都有专人负责的。你只要盯着督促他们就好,实在不行再找我。等我以后出宫了,我也会找人帮你的,所以皇兄不要有丝毫的顾虑。”半天朱巧昕又补充道。

    “我知道,那”从早晨起就没有吃饭,刚才又火急火燎的赶来医治越清风。如今都下午了,见自己皇妹只是盯着越清风瞧,明显没有用膳的打算。已经在四年时间,被人准时投食成习惯的朱高风,此刻已经脸色发青,双脚发软了,最后实在忍不住,他便连忙告退了。

    待他走了一个时辰后,软榻上的越清风果然像他讲的那般很快的醒来了。

    整个人突然的彻底的放松了下来,轻轻的靠过去,朱巧昕轻声喃喃道:“姐姐,钟谦德早死了,你怎么就被皇兄骗过了呢”

    “死了”越清风有点糊涂。

    不想提及那个已经没了的人,朱巧昕小声道:“姐姐皇兄回来了,我终于可以轻松一阵子了。不如我们现在就出发去巫山别院怎么样现在出发,到了晚上我们就可以夜宿在那里了。等明日清晨,若是天气好了,我们就起早,去凤凰崖看日出如何”

    “可以吗”不想面对那如今变得阴阳怪气的平王殿下,越清风兴奋了起来。

    “当然可以,我刚刚已经命人拟旨了。到了明日,皇兄便是我大周唯一的监国了。我知道你习惯云行伺候,所以等会我们便带上云行蒙余我们一起出发。至于罗恒,我让他进兵部进议政,还有今年的文状元慎宏远也是妙人,我也决定再破例一把。等明日就让他接替刘瑜,我感觉这次我应该不会看错人了。”

    “怎么感觉我们像是一去不回了。”望着喋喋不休的朱巧昕,越清风眯着眼睛戏虐着。

    而望着她如今巧笑盈盈好似没有任何问题的样子,朱巧昕没有说话,只是立马俯身抱住了她。

    让她一直都担心,一直都伤心都是她的无能。如今既然已经知道她的心结,那她为何还要等。

    想要明白自己的军队,到底什么水平那她便再也不能坐在金碧辉煌的大周宫了。

    想要让驻军禁军彻底的为她所用,那她便不能只是知道那些大将军的名讳了。

    越清风担心西卫,那她便从现在开始,亲自将一切军政都握在自己手中,便亲自去下面挑选她信得过的大将军,争取早日的除掉西卫这个让她和她都不开心的存在。

    她的皇兄说越清风总是胡思乱想心中不快,那她便时常带着她。她不信待她带着越清风走遍大周的山山水水后,她还会那般的不开心还会心中有疾。

    而且她的二哥朱高风,大周的平王殿下。作为朱家的子孙,享受着朱家皇室的喜爱,承受着大周子民的供奉厚待。在她最需要他时,他却独自留下她一个人承担一切肩负着一切。这样的兄长,她总要让他明白何为责任,何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ch妹子和acter同学的地雷了,谢谢大家一直的支持了,若没有大家的支持这文还不知道会写成什么样了呢。总之谢谢所有支持正版的小天使了。

    这文完结了,错别字我明天再改。

    越清风其实就是一比较严重的心身疾病患者,只是古代没有这病名,所以只能这么写了,希望大家没有被我弄糊涂了。

    ps:最后再求一下作者收藏,希望可以被继续关注。虽然更新慢一点,但令箭的坑品自认为还是不错的。

    onno哈哈~不说了,再次谢过支持了,么么哒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012小说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