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文 > 魅影情人

章节目录 魅影情人第5部分阅读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s012.info


    意识混沌不明,隐约中,她似又听见他的叹息声,那熟悉的叹息让她蹙起了眉却无力睁开眼

    为什么

    梦里低沉又熟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那么遥远却又那么无奈,纠缠了她满心,整夜无法散去。

    “龙小姐,我真的感到非常遗憾。”留着一头俐落短发的柯杰峰将手中的牛皮纸袋轻轻推到龙语儿面前,虽是漠然无波的表情,但声音却带着一丝真诚的遗憾。

    “霍氏”总裁和“龙腾”总经理的恋情早已不是秘密,现在事情演变成这样,他也觉得很可惜。

    龙语儿的目光落在那袋厚厚的牛皮纸袋上,伸手打开来看,里面是无数张的照片与密密麻麻的文件,她神情木然地看着每张照片上的同一个男人霍振天。

    照片里的他和“桂方”的方董在不同的地点见面,日期就是最近。

    她想,她终于知道他每天晚上到底在忙什么了。

    他一方面大量收购她卖出的股票,一方面又积极和“桂方”的人见面协商。她实在不得不佩服他的心思缜密,他用了许多人头买下“龙腾”的股票,在她面前却只字不提,还表现得那样温柔多情,没让她发现股票全被他收购走了。

    视线盯着铁证如山的证据,她心中泛起一股奇怪的麻木,全身动弹不得,只能任凭震惊、不信与痛苦冲刷过她全身。

    柯杰峰目光锐利的仔细端详他的委托人,见她双手紧抓着资料,视线茫然而震惊,向来平静无波的心升起一股怜悯与不解。

    他不懂爱情到底是什么东西,竟让人失去理智,就连他最可敬的对手霍振勋也为了爱一个女人而变得像个傻子,现在,这个看来冷静又聪明的女人似乎也为了爱而将整个公司给赔进去了。

    他摇摇头,站起身。

    “酬劳照旧,直接汇进我的户头即可。”他酷着脸说完立即转身走人,也不管龙语儿到底有没有听到。

    直到办公室的门重新被关起来,龙语儿努力维持的冷静假象开始破碎,她颤抖地放下那沉重的文件,双手捂住脸,无声的流泪。

    窗外寒冷的冬风呼呼吹着,整片天空灰蒙蒙的,虽然没有下雨,但外头看起来又湿又冷。

    不知过了多久,她缓缓抬起头……泪痕干涸了,泛红的眼眶也燃起熊熊的怒火,她迅速将所有资料收进牛皮纸袋,旋身站起,往门外走去。

    没有理会夏美美询问去哪里的问题,龙语儿径自开着车来到“霍氏集团”的大楼前,踏着坚决的脚步进入“霍氏集团”的最高决策楼层。

    电梯门一开,里头的男秘书一见到龙语儿到来,吃惊之余,连忙起身迎接。

    “龙总经理,请问您找总裁吗呃,总裁现在不方便见客,请您稍等一下,我立刻……”

    他紧跟着毫不停步的龙语儿,见她直直往紧闭着门的办公室走去,冷汗忍不住层层冒出,赶在最后一秒挡在她面前。

    “龙总经理,真的对不起,但总裁在开会”

    “让开。”

    冰冷的眼神和语调,让男秘书迟疑了一会儿,就这么一个疏忽,龙语儿已经闪身过去推门而入。

    “等、等一下”男秘书见状慌得乱了手脚,想要阻止已来不及,伸出双手却不敢拉她,深怕触怒极有可能成为未来总裁夫人的龙语儿。

    推门而进的龙语儿,打断了办公室内三个人的交谈。只见霍振天不悦地抬起头,但目光一看见她,立即变得晦暗不明,深邃的眸子没有透露任何情绪。

    “总裁,对不起,我已经……”

    霍振天举起一只手,示意秘书不必再说,并要他离开。

    接到指示,秘书不安地看了龙语儿一眼,这才恭敬地关上门。

    龙语儿看着正在会谈的三个人,视线扫过“桂方”的方董事长以及他的女儿方依依,看到方依依以一种好奇又带着兴味的眼光注视她,她的心一紧,双手紧抓住牛皮纸袋,脸上却露出一个冷冰冰的微笑。

    “打扰你们开会了,真是不好意思。”她环视他们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主掌大局的霍振天身上。

    “请坐,龙总经理。”霍振天沉稳地开口,语气冷静如常。

    听到这个称呼,她身体一僵,视线对上他冷峻疏离的表情,原以为已经麻痹的心再度痛了起来。她注视他此刻冷硬的目光,想起昨晚的欢爱时刻,又是一阵揪疼,正要开口说话,忽然一个轻柔的声音好奇地插入

    “咦,振天,你们不是一对吗怎么称呼这么客套”

    龙语儿闻言,没有任何反应,听见方依依喊出“振天”两个字,让她突然想笑。

    你完全没有必要嫉妒,因为我连她的长相都没有认真看清楚,我土作的时候向来全神贯注,除了你之外,我不受任何人影响……

    你很清楚我只有你一个。

    “小孩子不懂事别乱说话,谈生意是在商言商,怎能顾私情是吧,振天”方董事长以一种圆滑的语调说着,探索的目光却来回搜寻。

    霍振天没有回答,仍是以一种难解的阴郁目光望着站在那里不动的龙语儿。

    “说得也是,在商言商才是最重要的。”龙语儿嘲讽地笑了笑,清亮的眼眸此刻染上一层冰,她移动脚步走到办公桌前,将手中的牛皮纸袋丢到他面前。“霍总裁确实手段高明,让我上了一课”

    仿佛被激怒似的,黑眸迅速闪过一丝冷光,霍振天看也不看桌上的文件,微微瞇起眼,冷着声开口,“好说。龙总经理如果只是要拿这些文件给我看,实在不必亲自赶来,这等小事我早知道了。”

    她又是一震,觉得腹部好像挨了一拳,觉得想吐又喘下过气,瞪着他冷峻的表情,这个在商场上以精明冷酷闻名的男人果然名不虚传,做事周延又不露痕迹。她的心持续抽痛着,不懂他怎能在前一晚那样温柔又深情地抚摸她,而现在却一脸严峻地坐在那里,表现得像个事不关己的陌生人。

    见她身体微晃,霍振天瞇起眼,眉头微微拧起,而后黑眸缓缓垂下,不再看她。

    看到他漠然的神色,龙语儿深吸一口气,忍住受伤的感觉。

    “既然如此,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以后,一切公事公办”她抬起头,努力维持高傲的表情,转身离开。

    听出她的言下之意,霍振天按下突然窜起的冰冷怒气,一脸阴鸷地看着她离去。

    至于另外的两个人,一个露出疑惑的表情,混杂了不可思议,而另一个则隐隐带笑,似是十分满意。

    第十章

    好几个晚上,没有听到预期中的电话铃声响起,龙语儿的心也如死水一般,再也激不起一丝涟漪。

    每天晚上回到自己的公寓,她在按下电灯开关的时候,心中都在隐隐期盼那个男人会像上回那样从阴暗的房间里出现,告诉她他为什么那么做。但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他就像从她生命中蒸发似的,不再闻问她的生活。

    到现在她仍不能相信,他竟如此绝情,半点余地都不留地将她的心给撕碎,但事实摆在面前,一切又容不得她不信。

    整整一个礼拜,她忙着土地开发案的推动,一方面又紧盯着“霍氏”和“桂方”的动作。而到了夜晚,她也不敢入睡,害怕又会梦见他,梦见那个让她心碎的男人。她从不知道原来和曾经相爱的恋人分手,竟还会怕起碰触到和他相关的一切……

    就这样,日夜操劳的结果,她消瘦了一大圈,原本就纤细的身形,现在更加清瘦了。

    这晚,龙语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好不容易断断续续地睡着,前世的梦境却又纠缠着她不放

    鞭炮声热闹地响着,噼哩啪啦的声响昭示着新娘子的花轿已经到来。她一个人躺在清冷的房里,麻木地聆听喜气洋洋的吵杂声。

    虽然知道他的不得已,但她实在无法看着他和另一个姑娘拜堂成亲,也无法想象在新婚之夜,他的吻落在新娘唇上的景象。

    她闭上眼,是该退一步了,太过执着只会让自己痛苦,也让他为难。

    她不要他为难的……不要

    素手从怀里掏出一只精致的小瓶,她紧紧握着它,细滑冰凉的瓷瓶在她手中变得微温,她坐起身,睁开水灵温柔的眸子,仔细端详这只小瓶子,半晌,另一手毫不迟疑地旋开瓶口,仰头将里头的液体全数吞了下去。

    胸口阵阵的疼痛传来,疼得她松开了手,瓷瓶滚到床角,她无力地往后躺下,感觉胸口又是一阵翻腾,遏止不住的气血从她惨白的嘴角渗出,她缓缓闭上了眼,感觉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不”她感觉到自己被猛力抱起,狂乱又夹杂着痛楚的怒吼声在她耳畔响起。“不你醒来,醒来为什么你要做傻事我要你相信我的,你为什么不听、为什么”

    她被他紧抱在怀里,听着他令人心碎的低吼,眼泪一颗颗落下,她想告诉他不要伤心难过,更不要为了她流泪……但她已无力再说任何话,就连想睁开眼见他最后一面都难,她的眼皮好沉好沉,身体再也不由自主

    “不要离开我,淇清……”男子绝望地吼着,用力摇晃她没有反应的身躯痛哭,身上的红莽袍也染上了她的血。“你醒来醒过来我要你相信我,你为什么不为什么”

    无奈又痛苦的低吼充斥在耳边,龙语儿在梦中呻吟,试图摆脱这充满怒气与痛楚的声音……

    铃铃

    刺耳的电话划破寂静的黑夜,也惊醒了龙语儿的梦。

    她喘着气,试图止住那股从心底升起的无助与痛楚,转过头,望着兀自响个不停的电话,她没看来电显示便伸手接起。

    “喂”她应了声,却发现对方一阵沉默,正要挂掉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嗓音传来。

    “语儿,你竟然那样一走了之,我怎么饶得了你”

    闻言,她心跳一阵狂乱。方才梦中那令人心碎的狂吼又在耳边响起,扰得她无法好好思考。

    “我们已经没有瓜葛了,你还想怎样”下意识地,她摆出防卫的姿态,开口也没有任何善意释出。

    “没有瓜葛”霍振天重复,声音轻得危险。“语儿,你该不会忘了你名下的股票现在都在我手上,再加上我从其余散户手中收购来的,你说,你会怎样呢”

    龙语儿一愣,过度的震惊让她脑袋突然失去功能。

    这男人竟敢……竟敢威胁她

    “你想怎样”

    “你说呢我一直在想,一个屈居下风的人,气焰还能这么高张吗”他问得漫不经心,显然故意想惹恼她。

    “你”可恶“你想怎样就说,不必拐弯抹角。”

    “我发现我很想念你晚上的陪伴,如果你愿意天天来陪我,我可以将手上的股票无条件给你。”

    听到他用平静无波的语调提出条件交换,龙语儿美眸微睁,心跳突然停止。原来,这才是他收购她股票的用意吗她握紧了话筒。

    “我不知道你还会想念我,哼,不是和方依依相处得非常愉快吗”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这男人精得可怕,一定又看出她的心思了。

    果不其然,霍振天在一阵沉默之后,再开口时,语调轻快了点。

    “我也不知道原来你这么在意这件事,也好,为了这个,我可以饶了你一点。”

    饶了她听到他的话,她再度惊愕到说下出话来。这男人,未免过分自大,他真以为她会去求他将股票还给她

    “很晚了,我要睡了,以后请不要在半夜打来扰人清梦。”她冷冷地说着,准备要挂上电话。

    “语儿,我的耐心有限,我再给你一个礼拜想清楚,到时你若是还想下通,可别怪我翻脸无情。”霍振天冷静的声音订下最后期限,明白宣告他打这通电话的最终目的。

    她抿了抿唇,“你以为你现在就不无情了吗”想起那日他冷峻的表情,她的心还微微抽痛。

    “只要你学会相信我,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发生。”

    “信任是互相的。”

    “难道我怀疑过你”他反问的声音轻柔得可怕。

    她感觉得到他的怒气,这一瞬间,方才梦里的怒吼声再度传来,震荡她的心思。

    你醒来,醒来为什么你要做傻事我要你相信我的,你为什么不听为什么

    “语儿”发觉她沉默得太久,霍振天在那一头起疑。“你怎么了”

    她捂住胸口,压下阵阵痛楚。“……没有。”

    “你作梦了”

    “没有。”

    她用最冷静的声音回答,可惜仍然瞒不过他,她敏锐地发觉他的怒气已转换成某种更危险的情绪。

    “该死,你真的作梦了你梦见什么快告诉我”

    听到他强硬的语气,她眉心蹙起,知道是该结束这通电话了。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不说了,我要睡了。”反手挂上电话,她静静躺回被窝里,不知为何,原本沉到谷底的心情,竟稍稍回荡起来。

    龙语儿细细回想着方才梦里的一切,他的痛苦与盛怒是那么鲜明,让前世的她连死都不安宁。

    想到前世的她竟会选择死亡这条路,红唇忍不住泛起一丝苦笑。她的死想必让他悲痛万分吧,如果她梦见了这一切便已如此哀痛,那么抱着自尽的她的他,心里的痛苦不就更加巨大。

    她在黑暗里遥想着前世今生,顿时,迟来的领悟闪过她脑际

    那男人,难道是因为这样而步步为营的吗

    叮叮叮

    门铃声在寂静的夜晚突兀地响起,龙语儿叹了口气,非常清楚此刻站在门外按铃的人是谁。

    那男人,整整一个礼拜对她不闻不问,终于打电话来是威胁加恐吓,却又在知道她梦见前世的时候,不管三更半夜硬是跑下来。

    她披上睡袍下床,心跳加速的来到开着小灯的客厅。门铃声急促地响着,从没间断,她走到门前,从里面把门拉开。

    霍振天站在门口,身上的白色衬衫凌乱地扎在深色休闲裤里,看得出来他出门的时候非常急迫。

    “你不知道现在已经很晚了吗而且,根据我们之前的情况研判,我们已经分手了”

    听见她的宣告,霍振天黑眼一瞇,脸部的线条绷紧,态度强势地上前一步,凌人的气势逼得她不得不后退。

    他成功地跨进她的地盘,一个反手便把大门关上,盯着她的黑眸闪着强悍又危险的精光。

    “你的研判错误,我们没有分手。”

    虽然他的语气冷静如常,但她知道她又激怒他了。这男人,似乎很不喜欢听见“分手”这两个字呢

    “哦,我们已经一个礼拜没有联络了,霍总裁现在才来关切这个问题不嫌太晚吗”

    他瞇起眼,“我刚刚在电话里说得那么清楚了,你怎么还是学不乖”

    见他上前,她忍不住后退,想拉开距离。

    “因为我不想也不会向你求饶,你不要作梦了”

    听见她的回答,让霍振天仅存的冷静丧失殆尽,他一个大步向前,轻易抓住她的手臂,不让她有机会再从他身边逃开。

    “可恶,你真是……”该死两个字到了嘴边,又硬生生地缩了回去,就怕一语成谶。他狠狠地瞪着她,怒气在身体里翻腾着。

    龙语儿美眸圆睁,非常清楚他想要说什么,也在他闪过懊悔的眼眸中,明白他为何没将咒骂脱口而出。

    霍振天深吸一口气,重拾濒临失控的理智。“告诉我,你梦见什么”他决定先问这最重要的事。

    她有些不安地望着他,直觉地不想让他知道她梦见了什么,即使他已经猜出来了。

    “快说。”他执意追问,握着她的手劲毫不放松。

    她咬了咬唇,虽然先前气他也怨他,但方才的短兵相接,早让她的怒与怨消散了大半。如果他知道了,那会怎样呢

    “没有,我什么都没有梦见。”

    锐利的黑眸轻易地看出了她眼里的躲藏,他突然用力抱紧她,将她锁在他胸怀里。“你总是这样,从不相信我,不断怀疑我,结果,却让两个人都痛苦。”

    这阴郁到极点的声音莫名扯痛她的心,她没有抗拒地任他紧抱着。

    “这就是你一直都不告诉我的秘密,你怕我梦见自己的死亡会不再相信你。”

    闻言,他眉头打了个深结。

    “从以前到现在,你对我的信任就少得可怜,一开始你把我当成生意上的对手,执意要拚个高下。后来又把我当成诡谲的梦中人,不断闪躲。好不容易我终于追到你,你又找人调查我”

    “我、我……”见他一脸无奈又下平的模样,她张口想反驳,但却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害怕。”最后,龙语儿抬起头道,一并将心中的感觉招一承。“你来得如此突然,我怕有一天,你也会突然从我生命中消失……”她害怕如果没有好好保护自己,到了那个时候,她会跌得更重更惨。

    霍振天注视她,眼中的火焰加剧。“你不需要害怕,语儿,因为天底下没有任何事可以让我们分开,我等了你这么久,怎么舍得离开你该怕的人是我,因为你老是喜欢做些傻事”

    “那是因为你都不直截了当的告诉我你在做什么,我逼不得已才会……”她蓦地住口。

    “调查我。”他瞇起眼轻声接了下去。

    他黑眸中危险的精光看得她微微一颤,几乎下敢直视那几欲噬人的目光。

    霍振天伸出修长的指头轻画她的脸颊。“前世,我告诉了你我的打算,结果却换来一场悲剧,所以这辈子我不想再告诉你任何事,我要用我所想得到的任何方法将你锁在我身边,不管你愿不愿意。语儿,你已没有选择的余地。”所以他费尽心思买下“龙腾”的股票,执意要和她的牵连更深更远,一辈子和她纠缠不清。

    她望着他执着无悔的双眼,心脏在胸口砰砰跳动,时间在两人交缠的目光中似乎停止了。

    “告诉我,前世的你,在我死之后,又怎么了”想起梦里他悲痛欲绝的模样,她微微颤抖,不忍去想他的选择。

    “你说呢”深邃的黑眼对上她,无声地说明了他的抉择。“你是我生命的全部,没有你,我活着也只是行尸走肉。你应该相信我的,当初选择联姻只是权宜之计,一旦我拿到我要的资金,那桩婚姻就什么都不是了,一纸休书就是我送给他们的回礼。”

    她心头一惊,手指抓紧了他的衬衫。“你……这样太狠了吧”

    他眼神一暗,“人心诡谲难测,逼婚到了这个地步,我不过是以牙还牙罢了。算了,过去的事别再说了。”见她眼里仍有惊愕,他微微一笑。“现在知道我的为人了,以后不要再有一丝从我身边逃开的想法,否则……”

    没有说完的威胁是如此明显,她垂下眼,感觉奇异的欣喜在心中扩散。

    “既要将我锁在你身边,那为何……一个礼拜连通电话都没有”

    霍振天审视她消瘦的脸庞,手指撩起一绺长发把玩。“这是你消瘦的原因”

    见他明知故问,龙语儿头一偏,把发丝从他手中抽出。“不是。”

    他缓缓一笑,见她又闹起别扭,心情大好。“这是为了其他莫名其妙的女人”

    “……不是。”这回,俏脸涨红了。

    “我说过只要你乖乖求饶,我会很大方的。”

    “偏不”

    话一说完,她就注意到他黑眸燃起某种异样的火焰,她警戒地想退后,却让他的铁臂给牢牢困住。

    “唉,语儿,为何你老是喜欢试探我的底线”他搂紧她的身子,让她胸前的柔软紧贴着他坚实的胸膛。“你真瘦了许多……”他低喃道,一只手沿着她的背脊轻轻下滑。

    “你不可以唔……”抗议声被他激烈的吻堵住,下一秒,连她也忘了该说此一什么。

    寒冷的冬、夜里,原本冰冷凄清的气氛,随着火热的g情瞬间燃起,也变得热烫炙人。

    “什么”

    “是真的,语儿。”夏美美也是一脸震惊,但震惊之余,还有更多的兴奋。“哈,霍总裁就是霍总裁,一出手果然就是不同凡响。”

    龙语儿怔愣了一会儿,试图消化这个新的消息霍振天不知用什么手段让“桂方”乖乖将土地卖给他,现在他手中所拥有的地,又和她手上正在进行的开发案的土地相邻。

    这男人,真是铁了心要和她纠缠到底了她的私生活离不开他,现在就连公事也和他息息相关,更让她懊恼的是,“龙腾”的部分股票还掌握在他手上,再过不久就要开董事会了,她简直不敢想象他会怎样为难她。

    该怎么谈判呢她苦思。

    我说过只要你乖乖求饶,我会很大方的……

    低沉轻柔的威胁声在脑海里浮起,她浑身一阵轻颤,他肯定是算准了,才会这信誓旦旦。

    她敛眉低垂,苦恼呀

    一进家门,闻到空气中的饭菜香,霍振天微微一笑,随手将公事包放在玄关,边往厨房走边脱下西装外套。

    “你回来啦我刚好也准备好了,洗个手来吃饭吧。”龙语儿把汤放在餐桌上,抬头笑着对他说。

    “怎么今天兴致这么好愿意提早下班为我洗手做羹汤”他扬眉,望着她那一头放下的长发,嘴角轻轻扬起。

    看到那双过分精明的眸子正盯着她,龙语儿背转过身脱下围裙,往厨房走去。

    “对你好也不行吗”

    看着她曲线优美的背影,他瞇起眼,跟在她身后。“当然行。”

    她放下围裙,一回身,赫然发现他无声立在身后,吓了一跳。“你、你……干嘛吓人”

    “我要洗手准备吃饭。”他打开水龙头洗手,见她在一旁为两人盛饭。“语儿,我真喜欢你在厨房的模样。”

    闻言,她心一跳侧头看着他,想看他是否知道了什么,却见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

    “呃,那以后有空的话,我就做些菜给你吃吧。”

    “好。”他满意的笑了,和她一起到餐桌前坐下吃饭。

    她殷勤地为他夹菜舀汤,他也微笑接受,细细品尝她的手艺。

    “振天……”她看他满足地喝着汤,小心地措辞。“今天美美告诉我你买下了桂方手上所有的地了。”

    “嗯。”他随意应了声,喝完最后一口汤,这才拾起头看她。“你担心”

    龙语儿看着他,心里想点头,脸上却没有动静。“怎么会”

    他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而后起身开始收拾碗盘。当他在厨房里洗碗时,她默默擦着桌子,想着该怎么开口。

    “语儿。”

    低唤声传来,她吓了一跳,转过身发觉他已洗好碗盘,无声地来到她身后。

    “怎么了”她擦完桌子开始折迭抹布,一双手忙个不停。

    霍振天望着她,眼里带着一丝莞尔。“你似乎有点紧张。”

    “没、没有啊……”

    他伸手玩弄她垂在胸前的长发,嘴角噙着一抹笑。“语儿,我记得下个月初你应该有个很重要的会议吧。”

    龙语儿身体一僵,回视他的水眸充满警觉,两人目光对望了一会儿,而后她垂下眼睫。“振天,你不要为难我了,你知道我需要那些股票……”若是持股没有超过百分之五十一,她根本不能坐主位领导公司。

    “你说错了,从头到尾都是你在为难我,你瞧,到现在你还没答应嫁给我,就连想听你开口说爱我,似乎也是奢想。”

    她抬起头立刻澄清,“你当然知道我爱你”

    “但你却很少说。”事实上,她根本是没有说过,若不是知道他是她唯一的男人,他真要疑心了。

    “振天,我爱你。”她顺从地圈住他的脖子,一遍又一遍地说着。“我爱你、只爱你一个”

    “还有结婚。”他伸手轻压她的纤腰,闪亮的黑眼直视着她,无声地催促着。

    “结婚啊……振天,你知道我一定会嫁给你的,但现在我想先以公事为主,也许晚一点……”

    “嗯哼”霍振天黑眸微瞇,不置可否地扬了扬嘴角。“那下个月我们就一同出席会议吧。”

    她抓紧他的手臂,紧张地低喊:“不行”

    他轻哼了声,眉毛一挑,眼里闪着精光。“当然,决定权都在你。”

    “你太可恶了,算计我那么久,难怪一开始你会答应卖地,根本是要我自投罗网”她动手想捶他,却让他一手抓住。

    “语儿,不是每个女人都值得我这样大费周章,只有你,嫁给我好吗”他执起她的手到唇边轻吻,一双黑眸直直望着她。

    她看着他专注的眼睛,喜悦与不甘同时流过全身,她不是不愿嫁他,而是她才初掌公司,想先有一番表现。只是现在,情况似乎又变了……

    “好,我嫁给你。但婚后我要继续工作,你不能妨碍我。”

    霍振天缓缓一笑,黑眸闪过一丝狡诈。“可以。”

    “那……”她重新勾住他的颈项。“你可不可告诉我,你买下那些地想做什么”

    “你说呢”

    老是要她说,她根本不知道他千回百转的心思究竟在想些什么。

    “给我呀”

    “有何不可”他深吸一口气,嗅闻她身上淡淡的香气。

    龙语儿一愣,稍稍推离他的肩膀,抬眼直视他炯亮的眼,“你说真的”

    “当然。”他笑了笑。“股票送给你当作结婚礼物,至于土地嘛,就当作是孩子的满月礼吧。”

    “孩子”龙语儿美眸圆睁,随即摇摇头。“不行不行,怀孕了还怎么工作”更别提以后孩子出生,她的时间肯定会让孩子给占据了。“我们先结婚,晚点再生小孩,好不好”她软声要求。

    见她难得露出娇态,他神色一柔。

    “也好。”他低头亲吻她,轻柔的吻一个接一个,缓缓燃起两人的g情。

    霍振天抱起她往房里走去,脚步毫下迟疑,眼里也同时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良久,漆黑的房里传来一声惊呼。

    “不行,你不可以,住手,啊”女子的娇喘低吟和惊呼交织在一起,分不清是拒绝还是接受。

    “别挣扎……乖。”男人温柔的声音响起,劝哄地低诱怀里的女人。

    “不要……唔”

    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传来一个无力的指控声音。

    “你……可恶你没有采取避孕措施,你一定是故意的”

    “语儿,你太美丽,我忍不住……”

    “你骗人,我不信”

    静谧的房里,男人温柔地低哄气愤又无力的女人,脸上还挂着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

    后记

    自从交了暗夜情人后,我立刻开始动笔写新的故事,希望自己的出书日期不要间隔太久,以免可爱的读者们一下子又忘了我。只是不知为什么,明明就是在电脑前打字,打着打着总是不小心上了网,一会儿逛网站、一会儿上拍卖网看新鲜货,就这样,一个晚上过去了,我又……延迟自己的进度啦

    其实好就好在没有截稿日期,写稿无压力,但也因为无压力,有时候一偷懒,不知不觉就是一个礼拜快乐逍遥的生活,待猛一惊醒想急起直追,又是另一番苦境

    不过这样一天到晚上网倒也有乐趣,至少让我发现了一件振奋人心的事。说真的,我一直认为我只是个“非常新”的新人,虽然以前曾和大家见过面,但事隔两年再重出江湖,我仍得重新开始,资历无法累算。但开心的是,竟在网站上看到阎罗的新娘似乎颇受读者喜爱,这真是给我很大的动力继续创作啊

    谢谢大家喜欢阎罗的新娘这个故事,当时我费了很大的心力刻划男女主角,中途还改了几次,真的很高兴大家喜欢它。

    近来我虽然努力创作,想在告别了两年之后重新振作,但随着经济不景气,言情小说也不再如过去那般辉煌了,每每下班后夜晚在电脑前敲打键盘时,我也都会怀疑自己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唉,我难得的悲观又出现了,应该赶快导回正途才对。

    最后,来谈谈这本新书吧每回交出稿子,编编在通知过稿后,另一件事情就是交代改书名。说到这个,真是绞尽脑汁有时候稿子写到一半书名会自动浮出,所以不用费太大心力,但最近不知为何,总想不到一个贴切的书名,导致交稿后还得辗转难眠想书名,好不容易定案了,结果在一个即将入眠的时刻,忽然一个灵光闪过,魅影情人就出现了

    魅影情人与暗夜情人是系列作品,但当初并无挂上系列名,原因很简单,因为挂上系列名就表示一定要有系列作品出来,但当时我不能保证这本描述前世今生的故事会顺利完成,所以如果看完本书的人意犹未尽,还请翻翻前一部系列作噢

    前世今生的爱恋,是一个无解的议题,却常常勾动人心,所以我想试试看。其实,书中有关前世的描述也不多,重点还是在今生的恋爱,男主角个性严谨自持、深沉内敛,但为了得到自己寻寻觅觅的恋人不惜撒下天罗地网,破除她处处防备的心……哎,希望这个饵可以勾动读者们的心把书宝宝带回家一探究竟。

    我们下次再见

    *关于夏芷琪与霍振勋的故事,请看珍爱3053暗夜情人。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012小说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