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文 > 重整山河

章节目录 重整山河第139部分阅读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s012.info


    去死,可我又凭什么为了他送命我甚至都没有见过他……

    龟生太郎忽然站了起来

    朱巨皱着眉头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朱君。”龟生太郎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我可否问你一个问题”

    “讲。”

    “如果你的死,能换来另一个人的生你愿意么”

    “你说什么”朱巨眉毛一挑,寒声问道。

    “反正你的心已经死了,再活在世上也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龟生太郎的脸上,露出几分狰狞,“倒不如,用你这条你不想要的命,换我继续活下去”说着,龟生太郎缓缓抽出了挎在腰间的长刀……

    “你要杀我”朱巨哭笑不得的说道:“杀了我,你就能活么”

    龟生太郎点点头回应道:“龟生太郎,只是我的化名而那些知道我真实身份的武士,也已经全部战死现在,天地之间,知道我的秘密的,只剩下你我二人如果你也死了,那么,这世上就再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些天来发生的一切我可以回到东瀛,换回我的真名,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仍像一个真正的武士一样活着”

    朱巨摇摇头,只认为龟生太郎已经疯了,在说胡话,他讽刺道:“就算你杀了我,难道你打算游泳游回东瀛去么”

    “我怎样回东瀛,就不劳烦朱君cāo心了。”说着,龟生太郎单手将长刀高高举起。

    “你有没有想过,莫降为什么会留下一把长刀在你身上”朱巨冷声说道:“也许,这正是他的诡计,想让我们二人自相残杀”

    龟生太郎闻言,愣了一愣,不过最终还是说道:“yin谋诡计,从来都不是武士考虑的范畴朱君,为了我能活下去,死”看来,在他的眼里,朱巨已经是个死人了,而且,他已经开始按照一个武士的思维方式,开始新的生活了……

    可是,龟生太郎的“新生活”,却只持续了短短的一瞬间他尚未来得及挥下手中长刀,一柄朴刀,旋转着飞了过来,正好砍中他的脖子。

    顿时,鲜血四溅,溅了朱巨一脸。

    朱巨回头,那正是朴刀飞来的方向。

    几艘狭长的海船,就停靠在他身后不远处陈友暗便站在旗舰的船头,依然保持着丢出弯刀的姿势。

    “陈某闯荡江湖这么多年,不过依靠两点有仇必报有恩必还”陈友暗缓缓站直,朗声说道:“方才,你饶我一命,现在,我还你一命从此,你我二人互不相欠了”

    说罢,转身对身后的水手说道:“拉他上船”

    话音刚落,就有水手抛下了麻绳。

    朱巨握紧麻绳,被提上了甲板临上船之前,他从龟生太郎的尸体上,把陈友暗的朴刀拔了出来。

    缓缓上升的过程中,他看着龟生太郎倒在血泊中的尸体,低声叹道:“有些时候,在有些事上,你一旦跨出了第一步,就再也无法回头了这世上,从来就没有换个名字就能重新再活一次的可能……”

    正说着,一个浪头打了过来,将那艘小船,连同龟生太郎的尸体,一同卷进了海底……

    向南百里之外,海上。

    建康王氏的船队又壮大了三艘造型诡异的东瀛炮舰,加入到了船队中,两艘在前,一艘在尾,让王氏船队,这支商用船队,多了几分狰狞的气势。

    此时,莫降就坐在旗舰的甲板上,四肢被绑在椅子上,一丝也动弹不得。

    几个来自于“天选军”中的随军大夫,正围着莫降转圈,脸上俱是焦急的神sè……

    莫降让这几个人绕的眼晕,索xing必上了眼睛,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一缕缕的鲜血,不住的从他的咽喉处的伤口流出来,可却没有人替他擦拭伤口。

    对于那些大夫而言,莫降所受的伤,实在太过棘手:足有七八片短刃,shè进了他咽喉的皮肉之下,几乎紧贴着他的气管和血脉,稍有不慎,这些利刃,就会将莫降的气道和血脉割断所以,那些大夫就是不敢动手,帮他取出那些短刃来……

    韩菲儿、唐沁、胡力、罗九龙一干人则退的远远的,不敢打扰这些大夫们对莫降的救治;王洋也亲自掌舵,尽量确保船只行驶的平稳……

    “沁姐姐,那些大夫们在等什么”韩菲儿问,“拖的越久,对莫降的伤势就越不利。”

    “他们在等……等待勇气的降临。”唐沁幽幽回答道,“也就是说,他们并非不会治这种伤,只是不敢治,因为他们承担不起治疗失败的后果……”

    “那不如,换我来。”罗九龙自告奋勇,“我胆子大”

    唐沁和韩菲儿却没有理罗九龙这个茬,只是焦急的等待着,等待那些大夫们下定决心……

    现在这种情况,也只有寄希望于那些大夫们了唐沁刚刚使用过大范围的控心术,体力消耗巨大;韩菲儿的手倒是够灵活,不过她平ri里干的,都是把暗器shè入敌人的咽喉之类的勾当,从咽喉里往外取暗器的活事,却从来没有做过;至于罗九龙和胡力,这两个男人,就更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了……

    当然,莫降也曾用纸笔写下自己的要求:“给我一面镜子,我自己把短刃取出来”这个极为大胆的建议,被唐沁和韩菲儿异口同声的否决,所以,莫降也就只能坐在那里,让那些随军大夫给他治伤了……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终于有一个大夫下定了决心他忽然站定,从身后的药箱里,取出几枚银针,封住了莫降的岤位帮他止血,而后又拿出一把短刀……

    锋利的短刀,在阳光下闪着刺眼的光芒。

    大夫深吸了一口气,握着那柄短刀,缓缓伸向了莫降的咽喉……

    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其中,甚至包括莫降自己他的心中,第一次生出这种感觉:自己的xing命,没有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第180章 回家 二

    “沁姐姐,我们这样瞒着他,怕是不太好”甲板上,韩菲儿和唐沁并肩而立,任由清冷的海风吹在脸上。

    海风撩动韩菲儿额前的长发,那副绝美的容颜,在舞动的发丝中,若隐若现。

    唐沁并没有回答韩菲儿的问题,而是笑着说道:“菲儿,你的容颜,用倾国倾城来形容也是不为过的,可你为何总要把它遮挡起来呢”

    “沁姐姐不是一样长的很好看,却要用面具把脸遮起来么”韩菲儿的言语,一如既往的锋利不过,她也没有强迫唐沁回答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而是再次抛出了她在一开始提出的问题,“这一路的见闻都足以表明,天下已经大乱为何不把这些消息告诉莫降呢”

    韩菲儿口中的“一路见闻”,其实多是听他人转述的虽然养伤的莫降很久不曾露面,但他在出海之初立下的“除却王家水手外,其余人等,一律不得下船”的规矩仍在继续执行,甚至,自和那一伙来路不明的东瀛人遭遇之后,连王家的人,都很少下船了,船只每次靠岸补给的时候,总是那么几个人下船采买可就是这几个人,带回来的消息也让众人震惊不已:

    “义军烽火已成燎原之势,大乾王朝已是遍地狼烟朝廷已派出四路大军,分头镇压,可面对风起云涌的义军,朝廷的兵力捉襟见肘,真可谓是扬汤止沸”下船采买补给品次数最多的老张如是说。

    “无数百姓流离失所,天下百姓遭受战乱之苦,真是生灵涂炭,百姓劫难啊因为四处都在闹红巾的缘故,许多富足的沿海城镇都关闭了城门,城外难民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衣不蔽体、食不果腹,随时都有体弱老幼倒毙路旁……唉,如此景象,怎一个惨字了得啊”这是账房老王的叙述。

    “据我所知,乱起来的不止是地方,朝廷内部好像也出了乱子,也不知当今圣上出于何意,竟然要禅位于太子要知道,太子还是个走路都走不稳的孩子啊所以有很多大臣都不同意,可圣上却像是那啥吃秤砣铁了心,非要禅位不可人们都说,这是皇后娘娘吹的枕边风……”账房老王的跟班小李子一脸神秘的说……

    当然除了这些道听途说的传闻外,韩菲儿等人倒是见过一些“义军”说是义军,其实就是实在活不下去了,只好撑着几艘破船到海里捕鱼充饥、顺便做做海盗抢劫过往商船的难民,可大乱之世,海上航行的船队已是大大减少,这些人又没有像样的船只甚至连像样的武器都没有在王家船队打头的那两艘全副武装的东瀛军舰面前,这些人只有颤颤发抖的份儿,哪里还敢有什么抢劫的念头。

    所以,在韩菲儿看来,这些人不像是海盗,更像是海上的“乞丐”有那么几次,见那些“乞丐”的情形实在太过可怜,韩菲儿还命人送给了他们几筐粮食……王家船队都走的很远了,这些人还在跪拜不止,一口一个“女菩萨”……

    这些传闻和见识,或许有些荒诞可笑,但透过这些,却不难发现一个事实:

    大乾王朝,气数已尽;大乱之时,已然来临……

    可是,在唐沁的示意下,众人并没有把这些消息告诉养伤的莫降;可韩菲儿却觉得,她应该把一切都告诉莫降……

    其实,这也不是韩菲儿第一次问唐沁这个问题了,可每一次,唐沁都是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肯正面回答韩菲儿的问题。

    这一次,唐沁又打算故技重施了:“菲儿啊,你是不是很好奇,当初姐姐我是用什么办法,阻止那些炮手开炮呢”

    “不好奇。”韩菲儿用冷淡的语气回应,“因为我知道其中的缘由。”

    “你知道”唐沁眼睛一亮,“说出来听听若是说的对,就证明菲儿你有修习蛊惑之术的资质,说不定姐姐我可以传授你一招半式,让你把降儿的心,牢牢的攥在手心”

    韩菲儿仍用万年不变的平淡语气说道:“其实,当ri,你早就从某些人的口中,获知了那些炮手存在的消息,可是那些炮手却被安置在密闭的炮舱内你找不到入口,或者无法进入,所以你才会出现在甲板上。你出现在甲板上的目的,就是要让朱巨和那些炮手联络因为你知道,既然对方把那些炮手当成最后的杀招,那么他们一定有某种特殊的联系方式,让那杀招奏效……”

    “说下去。”唐沁点点头道。

    “而朱巨和那些炮手用暗号联络的瞬间,也就是你施放媚术,控制那些炮手的最佳时机因为在那个时刻,那些炮手定然在全神贯注的等待朱巨的暗号,如果你把媚术掺杂进特定的暗号中,炮手们肯定会中招……”

    “猜猜姐姐用了什么办法”唐沁笑着说道。

    “我想沁姐姐你应该把那串鎏金细镯还给我了……”

    “菲儿,你果真有修习蛊惑媚术的天赋”唐沁高兴的说着,同时从身上把那串原本属于媚生驹的鎏金细镯摸了出来,放到了韩菲儿的手里确实,她就是靠这一串鎏金细镯,干扰了朱巨手中的铃音,成功对那些炮手释放了控心之术……

    将那一串镯子还给韩菲儿后,唐沁幽幽说道:“那些炮手,都是黑将圈养的死士他们表面上听从龟生太郎的指挥,但实际上,他们来此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用火炮把我们全都送上西天或许菲儿你不知道,当时他们瞄准的,并非是甲板上的人群,而是彼此瞄准了彼此的弹药库……现在想想,还真是有些后怕啊。”

    “那岂不是说,你我正站在一堆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火药上说废话”韩菲儿冷声道。

    唐沁摇摇头道:“当ri事情结束之后,我已命胡力差人接管了炮舱,对那些火药进行了妥善的处置同时处置的,还有那些死士……”

    韩菲儿明白,对火药的“处置”,和对死士的“处置”,定然是两种不同的办法前者的目的,是要保存那些火药,为己所用;而对于只忠心于黑将一人的死士,留在身边,怕是有百害而无一利,所以,死亡,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

    不对自己真正关心的,不是火药,不是死士,更不是魅惑之术啊……险些又被唐沁糊弄过去了韩菲儿一面自责,一面问:“沁姐姐,今ri,无论如何,你也要回答我的问题”

    “吓什么问题”唐沁又装起了糊涂。

    “就是……”

    “就是你这几天一直缠着我的问题呗。”唐沁无声的笑笑,而后若有所指的说道:“菲儿,你说现在我们最该做的,是什么事”

    “现在最该做的……”韩菲儿思索了片刻,却还是摇头道:“不知道不过我想,莫降应该是知道的……”

    唐沁摇了摇头说道:“我们现在最该做的,就是回家”

    “回家”韩菲儿不解的问,“我们不正是在回家的路上么”

    “可是有些人,是不希望我们回家……”话到一半,唐沁忽然改了说辞,“不,他们更希望的,是我们无家可归。”

    “无家可归”这一次,韩菲儿总算想到了什么,于是说道:“有人要攻击新会城”

    唐沁重重点头道:“是的,而且是志在必得”

    “那……”

    “放心,以那个人的实力,再加上白狼张凛的帮助,新会城绝不会丢。”唐沁幽幽说道:“最起码,他们应该能撑到我们回家之前……”

    “我并非担心新会城的安危。”韩菲儿幽幽说她说的是实话,想当初,他们就在黑将的眼皮子地下,将新会城牢牢的控制在手中,就像是在黑将的要害部位,钉了一枚楔子既然无比强大的黑将对此都无可奈何,那么别人,又怎么可能把新会抢走呢

    “那你是担心他们两个的安全了”唐沁道:“依我看,这也大可不必,他们二人联手,文武兼备……”

    “并非如此。”韩菲儿幽幽道。

    “那你是……”

    “我只是在想,我的蔷薇花……”韩菲儿低声道,“如今正逢多事之秋,也不知文先生能否记得,按时浇水……”

    “哈哈,都说菲儿你是个冰山美人,无趣得紧可在姐姐看来,你也懂得开玩笑嘛”唐沁笑道。

    “不是开玩笑……该死”韩菲儿忽然住口,紧接着,一字一顿的说:“你又想逃避我的问题”

    “呃……”唐沁苦笑道,“还真是没见过你这般难缠的小丫头事到如今,告诉你好了。”

    唐沁说完,韩菲儿下意识的向她靠近了些,期待能听到让自己满意的答案。

    可韩菲儿费尽心思得到的答案,那个“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答案,却是这样可笑的一句话:“之所以不肯告诉降儿是因为,不想让降儿说话……”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012小说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