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文 > 讲师请放手

章节目录 讲师请放手第3部分阅读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s012.info


    得开心吗”

    所有人顿时愣住,下意识的看向庄萍眉,一脸疑惑不解。

    “要过来吗”安卿止率先打破冷场,脸上一如既往地挂着优雅温柔的微笑,叫人看了连生气的心思都没有了。

    但这对慕云暖无效。

    “慕云暖,你掉厕所坑里啦”一声怒吼打断了所有人的思考。

    秦槐楠气冲冲的冲出包厢,身后还跟着吊儿郎当的封启。

    慕云暖抿抿嘴,转身回包厢拿上自己的小背包,跟众人打了个招呼,打算走人。

    “要回去了不是玩的挺好的嘛”封启疑惑的询问。

    “不玩了,我有点不痛快,想到明天的演出,觉着自己应该早点回去睡觉。”

    封启见她一脸怏怏之色,心脏猛缩,小心的用柔和的声音和她说话。

    “谁惹你不高兴了”

    一般来讲,慕云暖很少露出这种神色,除非是有人踩到了她的底线。

    “是啊,云暖,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呢”庄萍眉轻笑,心却吊到了嗓子眼。

    慕云暖不屑地打量了她一下,鼻孔轻哼:“你用不着做出一副善良人的模样说到底,我们的关系早在你项链不见的那天就彻底撕破了,如此,你还装什么装我慕云暖不傻,你们这群大活人聚集在这里我不是看不到,你的意思我也明白,但我不希望下次还能从你的嘴巴听到我慕云暖的名字,更不希望在我不在场的时候被你当枪使,听明白了吗庄、萍、眉。”

    封启不悦的皱了皱眉头,视线落在表现得可怜兮兮的庄萍眉身上,温度骤然下降。

    “怎么又是你”

    慕云暖转身,也不去看其他人的脸色,抬脚就走。

    “和他们说早点回去休息吧你也是别玩过头了”

    清脆响亮的脚步声慢慢消散,众人面面相觑,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勒住了一样,憋得难受,于是只好纷纷告辞走人。

    慕云暖的心里窝火得厉害,不是因为那群同学,也不是庄萍眉,而是那个作壁上观的安卿止。

    作为他曾经和现在的学生,她不是一点都不了解他,知道他的温柔表皮下藏着的冷漠,知道他一向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可是他联合庄萍眉一起坑害她这样就对了吗她喜欢他喜欢了那么久,即使到现在知道他讨厌她,她也没有任何怨言,可为什么就因为她没有照他的吩咐离香怜她们远点就把她孤立,这样对她公平吗

    她也是人,她也会难过的安卿止,你知不知道啊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慕云暖头一回见到这种大场面,来观看演出的除了明天会在网上、电视上报道的记者,还有一大群外国人。

    “云暖,干嘛露出这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封启在一旁调侃道。

    慕云暖忿忿扭头,语气哀怨:“我讨厌英文”

    众人哑然。

    “人家外国人说不定还讨厌中文呢”秦槐楠嘀咕了句。

    慕云暖瞬间拔高音量:“那有区别好不好英文的发音那么多,哪像中文,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绝逼没有一个词两个音,你看pple不就是两个音。”

    众人黑线。

    这是什么歪理啊

    刚进后台的安卿止听到这话,微微一笑,不做任何表达。

    演出很成功,从头到尾都没有出过一点差错。

    从场上下来,慕云暖长长地舒了口气,有种如获大赦的感觉。

    正想着,却发现后台多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见到她进来,眼神瞬间变得火热起来。

    “哦,亲爱的蝴蝶小姐你好,初次见面,我叫艾利斯”

    慕云暖抽抽嘴角,抬脚后退几步,避开向她走去的外国人。

    “我不是什么蝴蝶小姐,我叫慕云暖。”

    “慕云暖那真是个好名字”艾利斯紧紧地贴了上去。

    慕云暖微微侧身,绕过他往化妆台走去。

    “艾利斯先生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只是想见见蝴蝶小姐。”

    慕云暖不着痕迹的向封启投去一个求救的眼神。

    封启了然的站起身,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和艾利斯勾肩搭背走了出去。

    慕云暖有些呆愣,外国人都是这样的吗如果他们的爱情里充满了甜言蜜语,那这份感情一定可以长久的保持下去吧。泡在蜜罐里的爱情啊

    “你在想什么”秦槐楠见她出神,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慕云暖抬起头,看着镜子,微笑:“我在想,和外国人交往的话结婚的几率会不会很大”

    秦槐楠眉角抽搐:“你不是说你讨厌英文。”

    “可这和交往对象没关系啊”

    “一定不会长久”秦槐楠斩钉截铁的回答。

    慕云暖撑头,疑惑的看着镜子里的她。

    “为什么这么说我可是觉得泡在蜜罐里的爱情会长长久久的说。”

    “如果他对每个人都这样,那他的女朋友不就和其他人没什么区别了,这样还谈何特别的人”秦槐楠熟练的帮她卸妆、挽发。

    想到刚才那个艾利斯的态度,慕云暖觉得此话有理,附和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得也是但是,至少会比虐恋好吧,因为你喜欢的那个人还会看你几眼,对你说一些甜言蜜语。”

    “封启对不起你啦”

    “为什么把封启拉进来”

    “因为你们两是一对啊”

    慕云暖蹙眉,五指轻轻抚摸手中的蝴蝶发饰,声音淡淡:“怎么会是一对呢又不是两厢情愿。你看我妈,因为自己的一厢情愿落到现在这个下场,而作为她女儿的我,即使再怎么逃避,也不能否认我也曾经一厢情愿过。这种人很可怜,对不对我知道封启对我好,我也在努力的爱上他,但相爱除了双方的付出,还有那无形的缘分,不是说两厢情愿就行了,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向来情深,奈何缘浅。”这是说她和安卿止吗不,他的情不深,一直以来,傻傻的付出的那个人,是她。

    秦槐楠撇撇嘴,不知该怎么反驳。

    安卿止站在门口,眸光幽深。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吗

    利用

    慕云暖咬唇看着不远处那热闹的人群,眼角抽搐。

    “我们还是回去吧”这种场合终究不适合她。

    封启眉梢一挑,斜睨了她一眼:“来都来了,衣服也换好了,现在跑像什么话”

    慕云暖的气势顿时弱了下来,双手绞着裙子,小声的嘀咕。

    “资本主义。”

    封启好笑地投去一眼。

    今晚依旧惯例仍然是演出后的晚会,所有参加了演出的人都要到场,即便是不请自来的人,他们也不会赶出去。

    余恣挽着安卿止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安卿止依旧是那副温柔谦和的模样,由着记者拿着照相机拍摄。

    他今晚穿了身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衫,打着领带,扎起柔顺的长发。举手投足间满是优雅高贵的味道,狭长幽深的狐狸眼一眨一眨的,像是要把人吸进去。

    为了配合安卿止,余恣穿了件黑色的亮丽鱼尾裙,裙子上镶嵌着漂亮的珠片,远看,倒真像是一条鱼美人。脖子上戴着价值不菲的水晶项链,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异常华贵。

    余恣正享受着她人对她的赞美,冷不防全场一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越过她往她身后看去。

    安卿止转身,入眼的是身穿粉色及地公主裙,外面还披着一层透明的红色轻纱,脖子戴着粉色珍珠项链,手腕也戴上了珍珠手链,头发两边别着蓝色风信子花,眼里碎光点点的慕云暖。

    看到众人默不作声的看着自己,慕云暖疑惑的摸了摸脸,朝一旁的封启询问。

    “我这样,很怪吗”

    封启轻笑一声,点头:“嗯,很怪”

    慕云暖顿时炸毛:“所以我才说不要来嘛都被人当成猴子围观了。都是你的错”说罢,抬脚便要踩去。

    封启眼疾手快的拦下她,搂住她的腰,笑道:“你这是一秒变泼妇啊”

    慕云暖额角青筋突起,握紧拳头,转身,毫不留情的打在封启的肚子上,看着他因为疼痛直不起腰,跳脚怒骂:“去死啊混蛋”而后提着裙子头也不回地进入会场。

    旁边的人好奇地上前观看封启的伤势。

    “死了没没死赶紧追上去,小心打一辈子光棍”

    封启闻言,抬头,恶狠狠的看着幸灾乐祸的人:“去死啊混蛋”谁敢碰慕云暖,他就剁了他的手。

    余恣回神,发现身旁的安卿止早已不见,愣了愣,急忙往会场里走。

    慕云暖端着盘子,满会场里找吃的,直到把盘子装满,方才找了个清静的角落开吃。

    安卿止站在不远处,隔着一张桌子看她,又扫了眼那些盯着她看,内心蠢蠢欲动的男人,举杯,朝她所在的方向轻轻颔首。

    祝你好运

    奇怪的是,接下来,不论哪个男人上前和慕云暖说话,不出一分钟,自己乖乖走人,且满脸遗憾,继而又忿忿不平的瞪了眼安卿止。

    安卿止眸光轻闪,不着痕迹的扫了下慕云暖,发现她正一脸娇羞的看着他,看到他投过去的目光,在没有人看得见的地方,拿起一旁的饮料,朝他举杯,扯了扯嘴角。

    也祝你好运

    读懂嘴形的安卿止眼神一暗,面上笑得愈发的温柔。

    很好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利用他,挑战他接下来的时间,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伤害

    音乐响起,每个人牵着自己的舞伴缓缓步入舞池。

    封启和慕云暖也不例外。

    “进来这么久,你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安先生,是有什么事要和他说吗”封启搂着她腰的手微微收紧,目光深沉。

    慕云暖咧嘴,露出一口亮晃晃的白牙。

    “没有啊”那模样,好不j诈。

    封启腾出一只手弹了下她的脑门,语气颇为无奈:“适合而止小心他以后给你穿小鞋。”

    慕云暖气鼓鼓的看着他,轻哼一声,别过头,却正好对上安卿止的视线。

    她攀上封启的肩膀,乘封启不注意,朝他投去一个飞吻,张嘴笑得无辜。

    安卿止的眼神晦暗不明,心里有点气闷。

    他看得懂她的嘴形,她说:安讲师,小心一点哟

    “换舞伴”封启正恍惚,冷不丁怀里的人儿被人拉了出去,一个浑身上下喷满了香水的女人被塞进了他的怀里,正欲把人拉回来,发现他们早已离他老远了。

    “安先生有什么事吗”慕云暖不动声色的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舞步不停。

    安卿止低头审视这个身高才到他的肩膀的女孩,神情温柔,眼神冷漠。

    “书抄好了吗”

    慕云暖一愣,反应回来点头:“好了”

    “那为什么不交”安卿止眼睛一眯,锐利的视线从她头上一扫而过。

    慕云暖扯了扯嘴角,挺直腰板,目光澄澈发亮:“我乐意”

    安卿止猛地握紧她的手,另一只手也不由得收紧,拉近两人的距离。

    “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底线吗”

    疼痛的感觉从手指上传了过去,慕云暖咬紧下唇,狠狠地瞪着他,只一瞬,又恢复了笑靥。

    “安先生,您究竟是不满意我哪一点呢可否说出来尽管我不会改,但也好让我知道我哪里不合您意,不是吗”

    慕云暖此刻恨不得把安卿止踢倒在地,然后换上她那双十二公分的高跟鞋,使劲儿踩他,以泄心中的怒火。

    尽管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那就换一个好了,不能让他身体上受折磨,那就虐他精神,使劲儿虐,用力虐。要说她慕云暖最擅长什么,恐怕,就是给人找不痛快。

    安卿止闻言,慢慢松手,表情极为温柔的将她拥入怀中,附在她耳边低喃。

    “哪里都不满意”

    慕云暖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脸颊莫名的发红发烫,在听到他说的话的那一瞬,又忽地变白。脚下一个不稳,差点跌倒。

    好在安卿止扶住了她,不然一定摔得很难看。

    她冷冷地推开安卿止,站稳身子,只身踏出舞池。

    鼻子发酸,酸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拿起餐桌上的酒,仰头,一口灌下。

    安卿止继续跳舞,只是眼睛不住地往慕云暖所在的方向看,惹得余恣万分不满。

    “来来来,大家来拍照”

    宴会最后,记者提议让大家来个集体照,好让明天的头版头条漂亮一点,显眼一点。

    醉醺醺的慕云暖被拉去拍照,封启扶着她,轻声哄着:“笑一笑,笑一笑。”

    慕云暖抬眼,一脸娇媚的看着他,眼中碎光点点,嘴里却吐出让他心惊的两个字。

    “卿止。”

    你还有形象吗

    慕云暖摸着头,昏昏然的打开了电脑,上qq。

    急促的嘀嘀声骤然响起,慕云暖面无表情的打开,望着上面的图片发愣。

    淮南橘子:我草阿则,你怎么把这图片p的这么美腻呢

    长大缺爱:嘘小声点,这是我偷偷p的,要是被云暖知道,我就不用活了

    坐在电脑桌前的慕云暖满脸黑线,大哥,你都在qq上发了,我还能当作看不见吗

    封花雪月:把那照片给我发一张

    冷眼冷笑:楼上1。

    k歌之王:2。

    往事莫提:10086。

    看着q群上在的人几乎都喊了一遍,慕云暖这才慢悠悠的发了条信息。

    悬崖织衣:也给我发一张吧

    此话一出,q群瞬间寂静。好半会儿,提示音才幽幽响起。

    淮南橘子:云暖啊,你怎么来了

    长大缺爱:是啊是啊你不是不上qq的吗

    悬崖织衣:冷笑你家住海边吗管那么宽

    长大缺爱:一箭穿心忧伤伏地。

    封花雪月:今天没去学校吗

    悬崖织衣:都是宿醉的错谢谢你昨晚送我回家我没发酒疯吧

    封花雪月:以后别喝酒了,你酒品不好

    捧着电脑的封启颇为无奈的揉了揉眼睛,一想到昨晚慕云暖醉酒后发起性子,又哭又闹的场景,他就忍不住头疼。

    冷眼冷笑:云暖把你扑倒了吗

    封花雪月:嗯,扑倒了

    往事莫提:哇欧我嗅到了jq的味道。

    悬崖织衣:‵′︵━吃饱了撑着了吗要不要老娘帮你们消消食

    冷眼冷笑:这是捉急了的节奏

    悬崖织衣:老娘跟你们拼了亮剑

    k歌之王:真急了

    悬崖织衣:什么也不用说了,亮剑吧

    长大缺爱:我家刀钝了。

    淮南橘子:我家只有菜刀。

    慕云暖气得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悬崖织衣:‵′︵━去死啊混蛋啊啊啊啊~

    安卿止看着在q群上耍宝的众人,薄唇微抿。

    封花雪月: ̄e ̄o摸头云暖淡定

    长大缺爱:云暖,你还没看今天的新闻吧

    悬崖织衣:哼看没看关你毛事

    淮南橘子:目测云暖要火啊

    往事莫提:估计你明天去学校就该有很多人扑上来抱大腿了j笑在那之前,先把你那双修长白皙的长腿借我摸摸吧

    封花雪月:去死

    淮南橘子:去死

    长大缺爱:去死

    悬崖织衣:去死啊混蛋

    秦槐楠发了个叹气的表情上去:云暖,请站好队形

    悬崖织衣:对手指我尽量

    封花雪月:名人是非多,这几天你低调点,小心被狗仔队盯上

    悬崖织衣:摊手那又怎么样反正我不说不做也会错,那还不如按照以往的方式过下去所以说,我到底是肿么了是我发酒疯被拍到了吗好担心肿么破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了,形象就全毁了

    封花雪月:

    长大缺爱:

    秦槐楠一口老血喷得老远,十指飞快地敲键盘:你还有形象吗

    乱攀关系

    慕云暖回到学校,打了个电话给楚香怜,让她帮自己把书带到教室里去。

    来往的学生看到慕云暖都颇为惊讶,只是惊讶过后眼神夹带着一丝隐隐让人看着很不舒服的不屑亦或是嫉妒。

    慕云暖感到十分奇怪,若是他们对她还似以前一般不理不睬,那她反倒觉得挺正常的,可是现在这种眼神,究竟是闹哪样啊

    “慕云暖,你竟然敢夜不归宿”见到慕云暖的那一刻,楚香怜想也没想一把冲上去掐住她脖子使劲摇晃。

    “我喝醉了”慕云暖憋得脸色通红,用力挥开她的手,扶着桌子大口喘气。

    “还敢顶嘴”楚香怜气哼哼的揪住她耳朵。

    慕云暖顿时炸毛:“我哪里夜不归宿了我回家不行吗楚香怜你太过分了竟然想掐死我呜呜~女王救我她要杀了我”说罢,转身扑向付心宛,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嚎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云云。

    付心宛伸手揉了揉眉心,显然很是头疼。

    “香怜,你又闹她”夏绮芳在一旁也看不下去了,无语扶额。

    “云暖,外面有人找你”同班同学从外面进来,冲没有一点形象还在哀嚎中的慕云暖说了句。

    慕云暖一愣,心下疑惑不解。

    是谁找她来人不是封启,一般他会直接进教室找她,可是除了封启,还会有谁找她

    “姐”刚踏出教室门,慕云暖就接到了一声嗲嗲地叫唤。

    “你,在叫我吗”看着眼前穿着漂亮,模样清秀的女孩子,慕云暖微微蹙眉。

    沈盈盈上前亲热的挽住她手臂,语气娇嗔:“姐,我是盈盈啊你的亲妹妹,沈盈盈啊”

    姓沈的慕云暖的脸色骤然变冷,一把挥开沈盈盈,嫌恶的拍了拍被她挽过的手臂。

    “我妈只生了我一个女儿,你是谁的妹妹”

    沈盈盈霎时哑然,牙齿轻轻咬住嘴唇,眼里泪光闪烁。

    过往的同学像是在看好戏一般悄悄围了上去,竖起耳朵细听。

    “你这样是要闹哪样啊弄得好像是我欺负了你似的。我说的没错啊我妈的确只有我一个女儿,况且,我姓慕,叫慕云暖,和你的姓可是天差地别呢”慕云暖轻笑,只是眼神泛冷。

    站在慕云暖身后的楚香怜三人也是面露不善。

    根据付心宛给她们看的资料,云暖的确是还有一个妹妹外加一个弟弟,但,是同父异母的。

    沈盈盈眸中的眼泪夺眶而出,急忙摆手解释:“姐,不是,不是的,我,我不是故意的”

    慕云暖轻笑一声,从夏绮芳手里拿过一张面巾纸递给她,柔声道:“那就别哭了,以后可别乱认姐姐会被人误会的我慕云暖的妹妹可不是谁都当得起的。”最后一句话说得相当有深意。

    “姐,我”沈盈盈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付心宛快速的打断。

    “学妹,请在前面加个学字,叫我们学姐另外,请不要乱攀关系”

    沈盈盈顿了顿,眼泪掉得更凶了。

    慕云暖见她这副德行,脸一沉,冷声:“如果学妹是专门来这里哭的,那么麻烦请让一让,别堵在过道里,更别让我们看到,烦”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012小说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