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九章婳儿被绑架啦?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s012.info


    太子府前厅之中。弥漫着浓郁的龙涎香.

    “你当真要拒绝这提议?”太子盯着面前的男人,缓缓放下手中的茶盏。

    “是……”空烟寐不轻不重的答道,神色冷淡。

    “你可知道林大将军如今可是父皇最看重的人,如果我们能得到他的支持辅佐,我便再不惧怕任何人与我争夺帝位”  太子的声音提高了几分,似乎带着隐而待发的怒气,

    空烟寐垂下乌黑羽睫,不动声色的道,:“想要得到林将军的支持,我还有很多方法,不必急于一时”

    “但这确是最快最轻松的方法,不过是娶个女人回来而已……”太子深吸了一口气,压抑着心中躁怒,尝试好言相劝。

    “……我无意娶妻”    空烟寐神色冷淡,语气却甚是坚定。

    太子的神情渐渐有些压抑不住的躁怒之色,他用力一拍桌子大声道,:“不过是个女人,你不喜欢就把她仍宅子里不去理会便是,再不然,待我顺利登基,你即刻休了那女人便是”

    空烟寐低低咳嗽了几声,不卑不亢道,|“……咳咳……恐怕这次要让太子失望了。我还有些事情处理,先行告退”

    说罢,温恭行了一礼,淡淡而出,看着那人渐渐远去的衣衫,太子气的蓦然捏碎了手中的杯子,狠狠瞪着那白衣离去方向,

    “岂有此理!!真是不识抬举!”

    “这残霜先生还真是清心寡欲,他来帝都这么多年好像还从来没见过什么佳人相伴,从来都是独来独往的”  太子身边的心腹楚怀皱眉道。

    太子身边的带刀侍卫无祈不屑的哼笑道,“你看他那病歪歪,一推就倒的晦气身子,如何能讨得女人欢心,女人们喜欢的当然都是像太子殿下这样威猛英俊的男人”

    那太子却突然阴恻恻的冷笑道,:“倒也未必,他这个人总是将最在意的东西藏在最深处,让人无从窥探,旁人无觉并不代表不存在,无祈,你去给我好好查探一番,若是什么都查不出来,就不必回来了!”

    “……是!”

    半个月后。帝都大街小巷的突然贴满了寻人的告示,那画像上是个姑娘,正是栖霞云苑的杏婳儿。

    没错。杏婳儿失踪了。

    月夜,竹影摇曳,

    云水竹径内。

    碧纱窗内,花影斑驳,竹影横斜。

    “杏婳儿还是没有消息?”  一个微微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

    “嗯,听说金朝雾心急如焚,将苑中所有人都派出去找,还是没有她的消息,已经快十天了……这婳儿姑娘到底去哪里了呢”

    “婳儿姑娘一向乖巧,不是肆意随性之人,她绝不会无缘无故失踪,难不成是被人绑架了?”

    正说着,窗外跃进一个黑色身影,朝着空烟寐微微一弓身,“主人!”

    “可有进展?”  他侧过脸来,用楠木烟杆逗弄着金丝笼中的鹦鹉,不轻不重的问道。

    “属下在婳儿姑娘失踪的林子附近找到了这个”那黑衣男子从怀中似是掏出来一物,是一个玄黑令牌,那令牌上刻了一个‘沛’字。

    “这不是是太子府的令牌么!”

    空烟寐手中的动作蓦然一顿,久久没有说话,只是渐渐捏紧拳头。脸色阴沉的可怕,突而,只听一声凄厉鸟鸣声传来,笼子里方才还活蹦乱跳的鹦鹉已毫无生气的躺倒在笼中,断了气息,嘴角一滴猩红在月色下触目惊心。

    ~~~~~~~~~~~~~~~~~~~~~~~~~~~~~~~~~~~~~~~~~~~~~~~青雀山。荒野之中的一间茅屋内。

    昏暗的屋子里,少女双手被反绑着,嘴巴也被黑布堵着说不出话来,只能呜呜低叫。

    杏婳儿被人绑架到这里已经五天五夜了,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被什么人带到了这里,那些人平时并不管她,只是按时送些吃喝给她,其他时间大部分都是将她一人留在房间里不管她。她本是可以借用法术逃跑的,但是却有忍不住有些好奇,她在帝都并没未与人结怨,甚至连争执也鲜少,她很想弄清楚到底是什么人要绑架她,目的又是为什么。

    撕~嘴上的封条被撕开,带着肉香的菜肴送到了嘴边,耳边是一个女子机械的声音。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终于能说话了,她忍不住呼了一口气大声问道。

    “别多嘴,有吃的就快吃!”对面的女人不耐烦的斥道,突然窗外窜出一道红色流火,正中那女子后心,那女子还来不及惨叫,便身子一歪,无声无息的昏倒在地上。

    杏婳儿目瞪口呆的朝窗外看去,便看见窗外风风火火窜进来一个大红衣袍的英俊男人,那男子看了一眼昏倒在地上婢女,手中闪过一抹红光,解开了杏婳儿手上的绳子,看着她不慌不忙的站起身来,蹙眉道,

    “你明明可以逃走,为什么不逃?”

    “我……我想知道他们把我抓来究竟想干什么……”杏婳儿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又满是惊奇的看着他笑道:你呢,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你失踪的消息传遍了帝都,我想不知道也难”

    杏婳儿挠了挠头,有些歉意的道,:“那苑主……是不是很着急?哎,我又给苑主添麻烦了!”

    司羿不置可否,动作潇洒的推开了门,抬腿迈了出去,

    回头看了一眼,:“你还不走?还打算留在这过夜么?”

    他话音刚落,突然一根银枪从门外刺了进来,几个蒙面人闯了进来,手持兵器朝他们杀了过来。

    千年妖兽都能降服住的司羿,这几个凡夫俗子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不过是区区几招,便将那几个人打的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啪啪啪,远处突然响起几声击掌声,随即一个养尊处优的声音道,

    “降妖司的人果然是好身手啊”

    司羿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一身金丝银线做成的华服走来的男人,不跪不拜,只是挺直了背脊站在那,血玉冠高束的叁千墨丝随风肆意飞扬,狂诞不羁。

    “……太子殿下?!”杏婳儿呆呆看着面前器宇轩昂的男人。

    “哈?你……不是那个……让我想想,哦,你是栖霞云苑的婳儿姑娘吧……你怎么会在这里?”  太子似是奇怪的说道,眉宇间皆是难以置信之色。

    婳儿摇了摇头,虽然心中疑惑,却还是如实道,:“嗯,不是,我是被人抓来的……”

    闻言,太子神色严肃起来,“那人呢?我方才也是听到了似有打斗之声,便带人过来看看,哎……终是晚了一步!你可有受伤?”

    |“没,我没有受伤……”

    太子长长的脸上似是十分愤怒,负手朗声道,“”“天子脚下竟然敢强求民女,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婳儿姑娘放心,我一定帮你彻查此事,严惩凶手!

    “嗯……不敢劳烦太子殿下,反正我也没什么事,还是不要追究了”

    “呵呵,婳儿姑娘倒还真是天性善良,也难怪他…………呵”太子眼眸一转,闭口不言,只是头到脚的打量着她,眼眸中似乎兴味颇浓,却又隐含些别的意味。

    杏婳儿被他看的有些不舒服,只想着遁逃而去,不由道,:“那我们就不打扰太子殿下了,先行告辞”

    不想,太子却又眯起眸子微微笑了起来,“婳儿姑娘请留步……我在这青雀山上有一处别苑,婳儿姑娘不如随我同去别苑,小住几日,明日苑中会设下‘百酒宴’为老将军接风洗尘,栖霞云苑的人我也请了,庄主和七弟也会来,婳儿姑娘便随我一同回去吧,待明日给苑主一个惊喜,岂不是有趣之事?

    “这……”

    见婳儿有些犹豫,那太子身边的一个侍卫不悦的道,:“怎么,太子殿下亲自请你你难不成还想拒绝?!真是好大的架子,栖霞云苑交出来的人便是这样不懂礼数的么!”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

    “去与不去,是她的自由,强人所难,又岂是为君之道?”一直缄口不语的司羿突而冷冷开口道。

    闻言,太子殿下目光一深,他眸色阴暗的看着司羿,脸上的笑容渐渐消散,带着逼仄的冷气直视着他,声音高傲:

    “还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你……是第一个”

    “额……嗯,殿下息怒!他抓妖抓傻了,不懂人情世故,还望太子殿下见谅!”  婳儿看着太子阴沉难看的脸色,急忙挡在司羿身前,试图解围。

    “什么抓妖抓傻了,说的好像你不是……唔”

    眼看他嘴里要蹦出那个词,杏婳儿神色一慌,急忙踮起脚尖紧紧捂住他的嘴,狠狠瞪了她一眼,不停使脸色,后背不由渗出一层冷汗。

    她柔软的手心覆在他唇上,竟让司羿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怪异感,他一把扯下她的手,乌黑的眸子盯了她片刻,转眸将那张桀骜难驯的俊容扭到一旁,不发一言。但是还是有些红晕悄然蔓延开来。

    杏婳儿也才反应过来,方才的动作有些暧昧不清了,也尴尬的转过脸去,掩饰似的四处张望。

    “呵呵,即是无意,我又怎会追究……阿琪,一会到了别苑,可千万别怠慢了两位……贵客”

    “是,太子殿下!”

    ~~~~~~~~~~~~~~~~~~~~~~~~~~~~~~~~~~~~~~~~~~~~~~~~~~~

    翌日。百酒宴上。

    宾客往来,络绎不绝,甚是热闹。

    除了那些与太子一党交好得到达官显贵,还有各大名门世家,金朝雾、卷云舒、林将军、绯颜也都跟着来了。、

    金朝雾看着这别苑门前络绎不绝的宾客和不少朝廷命官,微微敛了敛眉,朝着卷云舒含笑道,“看来这附和太子的人是越来越对了,你二哥想要争帝位怕是越来越不容易了”

    卷云舒正色摇了摇头,轻声提醒,:“小心隔墙有耳,莫要多言”

    二人正说着,便已有几个皇亲国戚过来与卷云舒攀谈起来,金朝雾闲散站在一旁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偶尔点头耐着性子附和几句,但是目光却已游离出去,朝着四周随意瞟去,

    突然他的目光不经意落在对面的一棵柳树下顿住了,那枯黄色的柳树下,一个青衣男人正坐在昏黄色的柳条下饮酒,青衣飘渺潮湿,容颜清绝如画,却又说不出的清冷迷离。

    他独自一人一身不染纤尘的青衣坐在这酒香肉欲的尘世间,如瀑青丝顺着肩头垂落下来,神色懒淡自在,丝毫没有被凡尘侵扰,仿佛与世隔绝一般,周围一切皆是幻象,万籁俱寂,清缈绝尘,宛若天地之间独有他一人逍遥自在。

    金朝雾的目光不由在他身上停顿住了,竟久久的难以挪开,那人似乎有感觉一般,那如玉石一般清寒带着几分刻薄之意的眸子突然朝他回看了过来,四目对视,竟让金朝雾一瞬间有些慌神,他颇为狼狈的收回目光,转过身背对着他,再不敢往那边多看一眼,心口又莫名的刺痛起来。

    恰时,耳边传来一声熟悉的轻唤,“苑主!”

    “婳儿!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这些日子去哪了?!怎么不与我说一声?!”  金朝雾怔怔打量着眼前莞尔轻笑的少女,神色即是关切又是惊愕,不觉一下紧紧抓住了她的肩膀。

    |“我……这件事说来话长,我那天本来想去山上采些药草回来,谁知林中突然窜出来几个蒙面人,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被关在了一个黑漆漆的屋子里,什么也看不见……我在那屋子里被人关了十天,直到昨日,才被他救了出来……”    婳儿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不远处坐在高高树枝上正抱着酒坛仰头痛饮的司羿,清冽的酒水顺着他弧形好看的下巴流淌下来打湿了胸前的火红衣襟,但是他却狂放不羁的用衣袖蹭了蹭嘴角,仰头抱着酒坛又是一阵痛饮,隐隐约约的听他醉声呢喃赞道,“好酒,好酒……”

    “可知道绑你的是什么人?这几日那些人可有为难你?”

    婳儿摇了摇头,目光也有些迷惑,:“不知道,我这几日一直被蒙着眼,只有吃饭时才会有人进来送饭,除此之外一直都是静悄悄的,那些人也未曾为难我,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我也觉得很奇怪……”

    “这倒是怪了,如果是图财,可我却又未曾收到过有人送来索要绑银的信笺…………”金朝雾敛眉思索道。

    “无论如何,平安回来便好,你不知道你这突然失踪,苑主都快要急出病来了,这寻人的告示贴满了整个帝都……”卷云舒在一旁温柔笑着说道。

    “是婳儿不好,让苑主操心了……”

    “那你又怎么会在这太子别苑?”

    “哦,我们回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太子,太子说在别苑中设下了‘百酒宴’,还说苑主和滇王也回来,便留我在别苑中等着你们,说是这样也会给苑主一个惊喜……”

    “正好遇到太子?这么巧…………”金朝雾不由微微皱眉,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又想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是啊,的确很巧,正所谓无巧不成书嘛,也可能是我与婳儿姑娘有缘呢……哈哈哈……苑主这目光,好像是在怀疑我啊,难不成你认为是我让人绑架了婳儿姑娘?”    他们身后,一个低沉笑声传了过来,他们回头看去,便看见太子手持玉杯笑着走了过来,只是他脸上的笑容太过张扬跋扈,令人不喜。

    “太子殿下说笑了,苑主并无此意,无论如何,婳儿姑娘平安回来就好,至于之后的事……我们回去再慢慢调查”  眼见气氛有些不对,卷云舒息事宁人的轻声开口,温柔如波的目光望向金朝雾的时候带着些许警戒阻拦之意。

    “是啊,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又或许他们抓错人了,苑主您别担心了~!”婳儿也感觉到气氛有些古怪,也故作轻松的打趣道。

    正说着,一个侍卫快步走了进来,单膝跪地扬声道,:“殿下,残霜先生到了”

    太子脸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那本来阴郁的面色微微放晴,挥了挥衣袖,“|让他进来”

    不消片刻,伴着数声病咳,那拱门外便走进来一个一身白衣,清瘦如竹的欣长身影,来人裹着厚厚狐裘,戴着半张银色面具的男人便出现在众人视线中,明明是走几步便停下咳几声,病弱残烛一般的身子,却偏偏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逼人气势,让人难以忽略他的存在,他一出现,便自然的夺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然而他却似是浑然不觉,他一走进来,目光落在杏婳儿身上时,便不觉间蓦的凝固住了,那双被面具遮挡住的晦暗眸子微微一震,一瞬间有讶异,有关切,还有一些难辨的情绪在那晦若深谷的眸子流淌,但最后那里面的情绪似乎被一阵寒风刮过,渐渐转冷,渐渐黑暗深沉,他清风霁月似的面容开始一层层结冰,脸色黑云压城似的难看,带着森森寒意。

    “哦,哈……我如果没记错,婳儿姑娘和先生也是相熟的,是吧?”  太子那双锐利如鹰的目光一直在空烟寐的脸上探寻着,他微微一笑,摸了摸下巴。

    “我们……”

    婳儿咬了咬唇,想着该如何开口,已被空烟寐沙哑着嗓音冷声打断,

    “……咳咳……太子殿下记错了,我与婳儿姑娘……咳……只不过有过片面之缘,并不相熟”

    “哦?是么……”  太子刻意拉长了声调问道,目光在杏婳儿缓缓黯淡下来的小脸上巡视了一番,又面露出看似亲切的笑容,没头没脑的来一句,:“那林将军便可安心了……”

    “我刚想起来有东西拉在马车上,太子殿下……咳咳,先行失陪……”

    说完,不等太子应允,已率先转身,快步朝着拱门外走去,他的步伐不如以往从容,反而变得很急,很急……

    ps:残霜先生真的就是传说中的冷静自持,他很怕被人看穿心思,总是克制克制,然后某一天,他就突然开始用强的了……

    精|彩|收|藏:po18x.v ip | woo1 8 . V i p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012小说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