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文 > 沉溺(NPH)

章节目录 陨世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s012.info


    凌青云眼皮轻颤,他们给他灌了怪药,即使他现在是这副样子,他也无法昏厥过去。

    他一直是清醒的,可是他不敢睁眼,就像是他们说的,他什么都不怕,就怕她对他露出厌恶之色。

    所以他不敢看,哪怕他非常想、非常想在死前再看她一眼。

    “小郎,看看我,嗯?”肖白轻声催促。

    他们都想错了,肖白和她们种族里的都不同,她是有心的,所以她才是弥足珍贵、举世难寻的。

    这一点那几人发现了,所以他们才会这么拼命的守护。

    而他们没有发现,便愚蠢的一直用错了方法。

    用真心一点点换来的才能是真正的真心啊……

    他们换来了。

    所以,琉璃珠即使是碎了还是她的,是她的,她就不会嫌弃。

    凌青云睁开了眼睛,他看了她一眼,就没出息的要流泪,可她却是淡笑着的,一滴泪都没有。

    她亲亲他的眼睫,伸出舌尖,湿漉漉的舔走他落下的泪珠。

    “小郎啊,去等着我吧,“她在他耳边呢喃着最动听的情话,“去来生好好的等着我吧……我啊,来生投胎成了一个女人呢,这回啊,该换你来好好操我了……我趴在地上,摆好了姿势,好好的让你操,操烂了都没关系……所以…小郎啊,你去吧,先走一会,在来生等着我,我马上就到……”

    肖白一边说着,一边亲着他,等他轻轻嗯了一声,她就拿出红斧,毫不犹豫的割掉了他的头。

    她用上了最快的速度,只为了不让他感受到更多的痛苦。

    她低头捧着他的头看了看,虽然她知道他已经不在里边了,可是她还是不忍心把他放在冰冷冷的地上。她想了想,拉开衣襟,将他的头放了进去,又解开腰带结结实实的捆好了,这才转身向身后看去。

    呵呵,这些都是弄碎了她的小珠子的人呢。

    在那几人面前,肖白软糯糯的,是一个任他们欺负的小可怜,如同一只只会奶声奶气喵喵叫的小奶猫,可是,那只是在他们面前。

    一只小奶猫怎么可能降伏一群猛兽?那白白、绒绒、软软的外表,只不过是深渊巨怪披在外边,为了逗引猛兽过来的虚假外皮罢了。

    所以,男主们看见的总是小团团,至于路人甲乙丙丁?对不起,本巨怪懒得在不相干的人面前装!

    肖白有些怪异的歪了歪脖子,手一挥,就把想走上前,笑着要开口说什么的俊美丞相,一斧子砍成两段。

    然后就是淡漠着表情砍瓜切菜。

    肖白在转身的那一瞬就改变主意了,将他们一点点的折磨死,太浪费时间了,她还急着跟她的傲娇凌小郎在来生汇合呢,所以她在用飞快的速度杀着,并且越来越快。

    肖白的眼睛渐渐红了,地牢里的人早就被她砍成了碎片,她现在已经砍碎了地牢顶,整个人悬浮在半空中。

    她只是为了小郎才来到这个世界上,既然小郎不在了,那这个世界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这才是真正的肖白,要说恣意妄为、阴冷狠毒、狂暴弑杀,他们啊,还真不一定能赶得上她。

    一整个世界的人,说杀就杀了,一个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的苍苍世界,说灭就灭了。

    这就是久居上位者的冷漠,那些汲汲营营、陷入爱恨情仇里无法自拔的愚蠢生物们,在他们眼中只不过都是些渺小如尘埃的蝼蚁罢了。

    真正的上位者是没有对错的,因为天道规则都无法批判他们,或者不如说,他们自己就是天道规则的创造者。

    肖白还没有苏醒,可是不代表她残忍的种族本性能有什么改变,她注定是王者,而一王出世,万骨皆枯。

    肖白只是机械的虚空劈砍,多少生物惨叫哭嚎着被砍成肉酱,直到后来,天也被肖白的斧子劈出了一道道巨大的裂口,最终,天碎了,如同碎裂的玻璃,散落下来,整个世界就此崩落。

    ******

    肖白觉得有些冷。

    那个世界崩落后,肖白就昏过去了,所以,现在她是回到了她现世的游戏仓中?

    肖白睁开眼有些懵,她没看到游戏舱盖,她的视线上方是脏兮兮的房顶,那喷溅上的暗红色的污物怎么那么可疑呢?

    周围突然发出的巨响,让肖白猛地坐了起来。

    这是……流浪汉?不,流浪女?

    有个身上穿着脏污的看不清颜色的裙子的女人,正在大力拍击着肖白所在的这个房间的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发疯的乞丐。

    疯子?擦,疯子杀人不犯法!

    肖白警觉起来,伸手就想拿出红斧,可是脑袋里忽然响起一个女人清冷的声音:‘对不起,此道具不存在呀。’???

    等等,让她先捋捋。

    她先送凌小郎回去了,然后她因为气疯了胡乱挥舞红斧,可能是造成那个幻境崩溃了,然后她昏过去了,然后……醒来就到了这里?

    这里是哪?

    肖白将视线从那个一直疯狂敲门的女疯子身上转开,这个房间有两张床,床中间有一个床头柜,在最偏远的墙角则靠着几个细长的铁杆。

    这是在医院?

    她为什么到了医院?

    难道因为上个幻境是非正常破碎,所以她没有逃出去,而是被错乱的系统送到了某个莫名其妙的幻境里?

    不过这个幻境可不太妙啊,肖白扫过地上几处像是糊着暗红色血迹和碎肉渣的污渍:这……怎么有种丧尸片的既视感呢?

    丧尸?!

    如果假设那个不断机械拍门的女疯子是丧尸的话,那她……为什么不扑过来吃了自己?

    难道……自己……也是丧尸?!

    还有比这更坑爹的吗?!

    难道她一个从不吃日料,煎块牛排都必须全熟的人,以后要靠生啃人肉度日了?!

    靠!!

    免*费*首*发:po18.org | woo1 8 . V i p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012小说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