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文 > 人间(限)

章节目录 穷凶极恶(五十)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s012.info


    她竟然天真地以为瞒过他了,原来他早就发现,不过是没有打草惊蛇而已,他一向沉得住气。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医生来家里看你感冒的那天。”他的语气十分平静,“你实在是不擅长说谎。”

    严晓芙垂下眼睛,“你就不怕我采取什么措施?”

    “我猜到你会趁今天来医院。”他说,“如果刚才那只烟抽完,你还没有出来的话,我就要上去找你了。”

    全世界再也找不到比他还要了解她的人了,甚至连严晓芙自己都不如,他轻易地知道她撒谎,知道她的计划,甚至知道,她会相安无事地从医院出来。

    可她还是痛苦,“可是……你知道的,这个孩子,不能要。”

    他意外地镇静,只说:“上车,给你看一样东西。”

    那是两个未拆封的快递邮件袋,寄出方写着司法鉴定中心,却是出自两个不同的城市

    “以防出错,我找了两家鉴定所,这是亲子鉴定的结果,不是你和我的,是你我和爸爸的。”

    他轻呼一口气,并没有看她,仿佛是没有足够的勇气,只说:“你和我的鉴定,我做了太多,你也不信。这是我最后一次做这种事情了,结果我还没有看,我也不会再看,我的态度你知道,不论什么结果,对我来说都一样。”

    “现在,决定权在你手上,我留给你来拆,如果这个结果能说服你,你相信,我们就把孩子生下来。如果你还是不信……”他顿了顿,看着窗外,“如果你还是不信,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清滟的光洒在膝头的两份文件上,严晓芙拆开硬纸的快递袋,又绕开文件袋封口的细线,她一行一行地看下去,纸张夹在手指李也微微抖起来——委托人严先明,委托人严晓芙;委托人严先明,委托人严莫,鉴定结论……

    她翻了又翻,最终合上,轻轻放回去。

    他终于转过头来看着她,有些艰难地问:“孩子……生吗?”声音轻渺,像是怕惊动了什么。

    严晓芙的下巴颌不住地抖动,伴随着滚滚的泪珠,胸腔中却是豁然开朗,清蓝的没有云的天,阳光直照进心里。

    她轻轻地点头。

    他愣了愣,才低头笑了,喃喃地说:“我就知道……”他紧紧地抱住她,“我就知道,爸爸一定是哪里弄错了,或许是因为你们都是阴性血型,所以他误以为你们真的有血缘关系。”

    严晓芙愣了愣神,而后轻轻点头。兜兜转转这么久,她几乎都要绝望了,没想到,世事无常,造化弄人。幸好,幸好他一直坚持,幸好他没有放弃她。

    只是,到底是谁说了谎呢?

    严晓芙将鉴定报告收起来,择一日,告诉严莫,想要去凤城爸爸的故居看一看。

    他在电话那边手忙脚乱地翻着文件,叫她等一等,他陪着一块去。严晓芙拒绝了,就是去看一看房子,当天就回来。秘书推门进来喊开会,严莫扶额,只好叮嘱她路上注意,开慢一些,末了还是不放心,指派一个人随车跟着。

    围墙里的蔷薇已经过了花期凋谢,院子里却没有衰败的残枝枯叶,原先的菜园子还绿着,甚至搭起了塑料温室棚,仿佛这里一切照旧,按着它应有的轨迹行走,就好像爸爸还生活在这里。

    她站在院子的太阳坡处,听见后山轻远脆啭的鸟叫,空气里还是幽沁清新的植草气息,这样熟悉亲切的感觉,与她上一次离开的时候相去无几。

    门环轻微响动,有人推开大门探出半个身子,是小燕。

    “晓芙,果然是你,我刚好经过,看到门口有车,就进来看一下。”她放下手里的塑料袋在门边,走过来,拉住严晓芙的手,瘦小的手掌,传递着坚韧的力量。

    “这里平时还是你在打理吗?”

    小燕点点头,“严先生照旧给我工资,雇我料理那些花草,再打扫打扫卫生。”

    两人没说几句话,眼睛都红了,严晓芙想着肚子里的孩子,忍住了没让眼泪掉下来。

    辞别了小燕,午饭时间后不久她就已经返回市内,没有立即回家,而是转去了购物商场,给自己和严莫添了些衣物,吩咐随行的人去车上放东西,自己则走进一楼的咖啡馆。

    她径自走到角落的矮沙发前,已经有人在那里等着了,迭腿坐着的女人头发波浪长卷,妆容精致,高级时尚的套装衬得人贵气十足,只是容貌已经有了衰老的痕迹。

    孟湘微微一笑,眼尾的眼线随着眉梢一齐扬起来,“你约我出来,到底有什么事?”

    严晓芙从包里取出鉴定结果,推到她面前,“你先看一看这个。”

    ---

    大家好像不是很耐虐,我就稍微砍了一点点,提前出坑了,所以这篇离完结应该也不远了。我再想一想怎么发糖吧,感觉比起发糖,好像发刀对我来说更拿手(捂脸苦笑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012小说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