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文 > 离岸

章节目录 48.双双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s012.info


    成弈渐渐觉得,家里有了桃桃和丁丁入住后,自己也变得舒心起来。

    丁丁是肉做的。成弈下晚班回家,门刚推开,丁丁就会冒着自己的小橘脑袋在她的拖鞋上撒娇,有几个晚上,还会跟着成弈进卧室,趁她不注意时跳到床上。成弈其实很惭愧,她第一所想是毛毛会粘在被窝上。可是她也会嘴角噙住笑无奈摇摇头,架着丁丁软乎乎的身子,拍着她的屁股送进被窝中。

    她很确定,爱上了热闹感。这种热闹是一月一次回家的成子由,没法给的。除夕一天天临近,成弈对新的一年有了新的计划,把家里剩下的两间空房都挂成民宿,西城这几年网红城市营销的厉害,再加上成弈住的小区在地铁线上,其实想想,不差的,一周要是开一单,qia陨石拿铁的钱也就到位了。再精细化一点,加奶油的钱,也就跟着到位了。

    周五是公司年会,她早上去会议室见了专程而来的coo和cto,其实倒也没什么太大的幺蛾子,毕竟有些事情Johnny已经帮忙打通好。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当时面试最后一关,是和coo聊的,去年紧要关头闹辞职,最后也是coo亲自打电话留的。成弈也没觉得这个事情有多难以启齿,当初冒险打了小算盘,不如直接让老板看的清清楚楚。她从往事结出的经验之一,会哭的孩子就是有奶吃,不哭,那就慢慢等吧。心中期待有多大,老板给你画的饼就有多撑。

    张爱玲还说出名要趁早呢。

    令她意外的是,午休时间lily主动找她说了明年升职的事情。

    她俩都画着厚厚的眼线,刷着俏俏的睫毛,手里握着热牛奶和拿铁,并排坐在休息区的长椅上。两人的沉默和这天气一样折磨人,风时不时把绿植都吹得一副快要死掉的样子。

    成弈薅着自己高领缩了缩脖子,贴在脸上的纸杯更紧了:“怎么就想到提这事了?”

    “说不上,看了那么多人下来,正如Johnny所说,你最靠谱。”lily举着自己的纸杯示意cheers。

    啧啧,说话果然是一门艺术。lily这话一讲,就好像自己的名额是经她手才争取上的。

    成弈摆出一副深知自己几斤几两的感激样子,点了点杯子,“感谢全民制作人pick我,我不是爱豆,我的房子永远不会塌。”

    lily这时候笑得如同长辈:“所以啊,你得看看美国那边多少双眼睛盯着你。”

    “Bella算一个吧,和monica成天在线监工。”成弈喝了一口,嘴上吐着青烟,其实她和candy也就半斤八两好不到哪里去。

    反倒是转了个话题:“别惦记美国那边了,lily。你不如在Johnny面前多侧重国内的市场。”

    成弈眯着眼睛,突然笑起来:“但是呢,我很不想你下次再对我说,how e  you  are  still  here?”

    “Sorry.”lily确是一脸抱歉,没想到自己的玩笑话在成弈生下芥蒂。

    “没关系的。”成弈耸耸肩。

    “晚上年会不知道又出什么花样?”

    “哪知道,我只关心我能不能抽终极大奖。”

    想到去年只拿了个戴森全套,成弈想着隔壁桌捧着现金出门的技术小哥,羡慕的要死,回头把戴森全转手换现了。

    我们是什么时候依赖折现来判定实物价值的呢?包括所思所想。对了,当出现第一笔交易的时候。

    成弈回到工位靠着赖在椅子上看着楼外思忖,回身盯着自己对面的可可。

    “看我干嘛?”

    “你想回美国吗?”

    “不想了,我刚和前男友分手,就刚刚。”

    可可那双失落的眸子,在成弈递上纸巾之前,迅速幻化玫瑰湖。

    *

    年会不外乎是通篇的致辞开场,黄闻嘉结婚后连着叁年都走这一流程。早就没了第一次上台那年还属于年轻人该有的期盼和悸动。看着台下坐着的叔叔伯伯兄弟年轻人,他先深深鞠了一躬,起身后才落笑叁分。

    几大BG收益中消费部门占了一半之多,能走到现在这个人人都要海豹式鼓掌的局面,黄闻嘉这个全球消费部cEo,值得每天被打在头条上。他也算是整个行业中从2G跨到4G,冲向5G的见证者之一,一路能走到今日的智能终端大国,他的稿子里没有出现过华丽冠冕的万千吹捧,字里行间,铮铮信言。

    “今年移动终端给整个业务部创造了太多的惊喜,既是在我们的规划之中,也是在我们的意料之外。”

    “我记得我还是产品经理那会儿,12年吧,去A大做讲座,有个女孩儿提问,问我公司有没有考虑过女性市场。那时候4G才刚发牌照,整个智能终端要怎么发展怎么定义,我们假设了好多条路,唯一没有专属女性市场的路。当然时至今日,我们被誉为直男公司,也没碰过女性市场。”

    全堂发出哄笑。

    “不过这话,最近又给了我新灵感。公关部的朋友们应该很熟悉杂志金九银十推封这一说法,要不明年咱们也争取上上五大?”

    堂下有稀稀疏疏的笑声,公关部的同事们笑的轻松又腼腆。

    “不过话又说话来,这话当时给我和老张很多警醒,低、中、高端叁个市场,我们做的怎么样了?每一年,叁个档次的市场份额,都发生着变动,发生着挤压。5G时代将全面展开,所有的消费者都会和智能终端产品一起,进入全场景时代,个人生活、工作都将全部围绕其中展开,那这叁个端口又应该对应出怎么样的变化呢?这是我们应该思考的另一个问题。”

    “我站在这里发言已经叁年了。自然年的计数里,我的每一根神经都是紧绷不能懈怠的,新春不一样,在他特有的指引下,就算过同样的365个十二时辰,我跨到新一岁时,总会找到归属感。我们企业本质是服务业,希望大家仍然都能秉着服务精神来开展新的工作,能让整个产业在一种健康的环境下快速发展,走向新的台阶。新的时代里,整个产业会焕出新生,而我们国家,也将在去全球市场中博得更高的地位和话语权,不管是我还是我们,让这个行业有归宿感,让这个时代有归属感,让这个国家有归属感,让每一个客户都有归属感,虽远即近。”

    “谢谢。”

    黄闻嘉再次深深鞠了个躬。这一鞠躬,也是在感谢这一年的自己。

    结婚后入董事会叁年,抓产品就每停下来过,单单是海外市场同比增长60%来说,把收益提前跨过里程碑。但这已经是明确预判下所面临的缓慢增长困难表现。终究是一个没有回头路的持久战,他也在寻找合适的人选,能帮忙承担终端目前所面临的困局,不管是预知,还是隐患。

    他是狠,没有意外,候补董事都是他拿着尺子卡进来的。这事情不用黄司长不用周正仁教他,年少的时候担心自己会成为长戚戚的君子,现在大步流星朝着不惑之年走近时,接受自己是个坦荡荡的小人。承认时光牵引自己顺势而下自然吸引力,双鬓偶尔冒出的银丝,眼下舒展不开的细纹,微微泛浊的目光。还有很黏他的小姑娘。

    庄董、庄雯、黄一一都在等他入座。公众场合里,黄闻嘉庄雯相敬如宾,庄董也很享受在镜头前的天伦之乐。黄闻嘉从庄雯手里接过黄一一,一只手扶着小姑娘的腰,侧坐在自己腿上。

    “想吃吗?”黄闻嘉顺着黄一一的目光看过去,她对庄董面前的小糕点流连忘返。

    “要。”小姑娘点着头,两只小羊角辫跟着摆动。

    “想拿着玩儿还是饿了想吃?”黄闻嘉掌着她的脑袋。

    “玩玩。”小姑娘很诚实,双手合十表示感谢。她辨别场合的本领也是从娘胎里带来的,今天穿着那天蜜色的背带百褶裙,套着黑色小皮鞋,连说话都是贴在黄闻嘉耳边放低,就是一懂事的小公主。

    “你问过外公了吗?”他说这话的时候,将声音抬高,腿一外敞开,变将小姑娘转到身边的庄董面前。

    “吃吃。”小姑娘的虔诚对上快七旬的老人,小软指指向小蛋糕。

    庄董推了一块到她面前,“小馋猫。”

    黄一一坐起身子伸手拿碟子里的蛋糕时,黄闻嘉把它推的更远,黄一一急得困惑看着他,小腿开始扑腾,嘴里娇娇地念着,“要呀,爸爸。”

    “台上的叔叔正在讲话呢,所以你现在不能吃。”又揉了揉她的脸,继续小声问她,“一一怎么能撒谎呢?”

    小姑娘的眼泪已经在无邪的眼眶中打转转了,就快要哭出来,她的词汇量,支撑不了她夹着奶音讲“我没有”叁个字。

    扑了扑自己的小腿,双手扑空表示自己生气了,要一个人坐儿童座椅。

    庄雯前身从黄闻嘉腿上抱走,她一边拿着纸巾吸着眼眶中的还没溢出的眼泪一边摇着腿说:“constance不可以哭哦。”

    小姑娘有点坐不住,小奶音委屈的颤巍巍,“姑姑。”说完伸手让黄闻嘉抱,黄闻嘉偏偏不抱,把她晾在庄雯身上。很快小姑娘的眼泪就簌簌落下来了,对着黄闻嘉噘着嘴没发出声,这副小样是专属黄闻嘉的置气。

    坐在一边的庄董看不下去,开始发话:“今天这个场合就不要逗小孩了。”

    黄闻嘉就当做听了训一般,实际是看到小姑娘开始和自己置气了,便又抱回自己腿上安慰,闷笑一声掌着她的肩膀,低头问她,“瞧你这小样儿,现在是要找姑姑还是玩儿蛋糕?”

    生小孩,你一定要先懂得怎么玩她,再去学怎么和她玩。这话,还是那晚成弈开导他时讲的大道理。

    小姑娘双手插在腰间,理直气壮说:“找姑姑。”

    “姑姑今天有事,只能找妈妈。姑姑提前给爸爸说过,一一不能太多蛋糕,不然睡一觉起来,牙齿会长黑洞洞的。”

    “黑洞洞?”

    “姑姑没呢?”听小姑娘一问,黄闻嘉知道这就止住了,松松眉头,亲姑娘真是好哄的。

    “你坐到妈妈腿上去问妈妈,为什么你的牙齿会长黑洞洞。”黄闻嘉拿着她的小水壶给喂了两口水,抱到庄雯腿上。

    自己转身手臂搭在椅子上,在光的冲击下,庄重侃侃而谈,被光分裂开。

    *

    这边坐在台下的成弈,以同样的姿势,正靠在椅子上听着coo的致辞。

    她今天涂了小金条09,也就觉得这颜色好适合今晚。

    她盯着屏幕,又开始发呆。夸张的水钻耳夹随着她的气息开始折射出精彩万分的回忆,和包住的泪水一样。这两年来自己挣扎过什么,在哪里无助过,哪个夜晚崩溃过,她得到过什么,她又丢掉了什么,她可惜过什么,她满足过什么,终究没有像电影一样能有头有尾地放映,但那些不起眼不想忘记的瞬间,历历在目。

    之前黄艾嘉和她置气,好好的决策人不做跑去给别人跑狗腿,为的是什么。

    她给了只给了两个理由,没有先后之分:我爸妈终于离婚了,我得回去照顾我弟弟;我对框架化体系化的东西,有迷之向往。她内心还留着一个丧失自我的理由,如果不离开,她会控制不住自己,贴上黄闻嘉。

    最后,她还是小小成功了。她没有恒久的战袍,包包口红外套鞋子会喜新厌旧,但却拥有一件永久的武器,就是逼自己。

    屏幕上突然出现自己team的大合照,又听到coo念着自己的名字,她在小伙伴的羡慕中站起来往台上走去。

    “没想到今年还真拿了个小奖杯,说实话,沉甸甸的。”她举着这个水晶杯,光从棱角中折射出来。

    “来这里和大家成为一家人的时间不长,也就两年多一点点。但对于职场新人来说,两年是漫长又焦急的等待,还是无时无刻的自我质疑。不过,还好有强大又坚实的团队,帮我解决了这些烦恼。”

    “感谢两年前David和Johnny把我带到这里,很感谢lily这两年的循循善导,还有一直迁就着我固执和脾气的同伴,love  you  all。希望明年我们相聚在这里的时候,Kpi又创新高。”

    她举着小奖杯朝着自己那桌的方向摆晃两下,可可觉得那是诚心诚意分享给她的,而lily认为那是十足地宣战和挑衅。

    岸上和对岸的人,不需要知道,我是暂时躲一躲离开,还是想要来到对岸。

    精|彩|收|藏:po18x.v ip | woo1 8 . V i p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012小说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