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文 > 重生后奇遇

章节目录 第34节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s012.info


    众人没有反应过来,是因为人类的精神枢纽传递的速度和分析速度,但是电脑不需要,他们的反应可以再零点几秒的时间里完成,一道光束从实验室里的一角射出,正中汉克斯的心脏,鲜红色的血在苏远的视网膜里绽放,然后是凄厉的警报响彻整个诺姆斯大楼。终于,实验室里的人,有了反应的尖叫。

    这是最高级别的警报,整个诺姆斯办公大楼,所有人平常看到,或者忽视的地方,突然开始变化,一切明显是武器的东西翻了出来,在隔板之后,甚至跑出了科幻色彩机器浓重的机械人,一个个的眼睛闪烁着红色光芒,举着武器对准了所有诺姆斯办公楼的人。然后是亚当的广播,“最高级别警报,注意,最高级别安全行动,请不要惊慌。请听从机械侍卫的指示,如有违反,我们不为其生命负责,再次警告,这是最高级别安全行动。”

    在警报响起之前,亚当的面容就虚拟立体的浮现在了利安德尔面前,然后警报就响起,房间里的武器装备也亮出来了,“主人,有人意图谋杀苏博士。”这还了得。

    “什么?”利安德尔惊怒的从座位上站起来,目光冰冷而又凶残。“在哪里?告诉我情况。”利安德尔立刻往苏远那边敢去,亚当的虚拟头像也一直跟随着利安德尔走,向利安德尔回报事情的经过。

    利安德尔办公室里的部下们,一个个还来不及对亚当这种虚拟成像技术,已经对房间里的武器设备,机械人们震惊,就被亚当嘴里的消息给吓到了,有人意图谋杀苏博士。

    “你怎么保护远的?”听到对方没有得逞,利安德尔心里松了口气,然后是质问亚当的工作能力。

    “很抱歉,在此之前,并没有发现任何的预兆。”亚当其实很无辜的,在监视的网络当中,汉克斯也没有流露出对苏远的恨意,在和办公司内,汉克斯也没有表现过任何的敌对情绪,可是偏偏是这么一个人,拿着高危险腐蚀性液体,意图,不,是确实发起了谋杀苏博士的行为。

    苏远看着脸色苍白的人群,还有广播中的警告声,苏远意识到自己该做些什么,怎么说他也是这里的负责人之一,和其他职工比起来,他的脸色更加白,毕竟他是被谋杀的对象,并且还亲眼目睹了一个人的死亡,“亚当,关闭警报,收回武器系统。”

    诺姆斯集团内部的武器系统,他是知道的,他不是纯善到以为世界是一片纯白的人,当初设计这些的时候,他更多的想到的不是某一天成果被掠夺,反而是好玩的一种帅气观念,在旁人以为平常的角落,突然冒出了武器和机械人,那么看到的人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但是,当这一切真的实现时,苏远的心中不是那么愉快的。有人死了,真的死了,死在了这些武器之下,哪怕这是对方罪有应得,但是好公民苏远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依然无法平静,依然无法不在心里恐惧,这不是电影电视,小说漫画,这是现实,真的有人死在了他面前。

    “抱歉,博士,主人有命令,暂时不能解除情报。”亚当很抱歉的回答,谁让在两人之中,亚当绝对会选利安德尔的命令为最终命令,特别是这种情况下,得罪苏远,在事后苏远只会将责任安在利安德尔身上,得罪利安德尔,利安德尔不敢对苏远怎么样,但是绝对会把它怎么样啊,智脑也是有机器权的,也是怕销毁的。

    “立刻解除。”苏远这次没有体谅利安德尔的关心他的做法,他的心中对武器有种厌恶感,他不想看,语气带着一种严厉。

    “解除。”门口这个时候传来了利安德尔的声音。

    “是,最高安全警报解除,武器单位回位,机械人侍卫保留。”武器单位可以是收回,但是机械人侍卫还得做继续的搜查后续工作,再次得到来自利安德尔或者苏远的命令后,才会让它们进入休眠状态。

    “远,没事吧?”利安德尔的目光只是草草扫过那具尸体,然后把注意力都放在了苏远身上,手臂才碰到苏远,苏远就反握住了利安德尔的手,利安德尔感觉到了从苏远手掌处传来的冰凉和颤抖,看着对方苍白的脸色,利安德尔心痛极了,“没事了,我们回去。”利安德尔搂着苏远,宽慰的道,然后带着苏远往顶楼的去了。

    这一天,诺姆斯办公楼的人很惊讶的发现,在自己常见的墙壁后,竟然藏有武器,更有机械人一样的东西存在,他们还知道,在重要门口把卫着的保安人员,也不是正常人类,在突然事件下,观察敏锐着也最多是感觉到这伙人的反应很快,但是要想到他们同样是机械人,那就太超出常识的了,就算有想到了,也会很快抛在脑后。

    而利安德尔这边也没又下达封口令,有命案发生,自然会有人报警,然后再得到许可之后,他们进入了诺姆斯办公大楼,看到了在大楼内部的机械人,一个个以为进错了地方,忘记了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这里发生的事情,也很快通过媒体传到了外界,一个个在震惊于诺姆斯集团的超前科技时,同样也有人对谋杀苏远的人深恶痛绝的谴责。这一切,在诺姆斯办公大楼的苏远还没有得知。

    “喝杯热水。”在诺姆斯集团办公大楼的顶层,利安德尔先把苏远安置在房间里,端了杯热水给床上的苏远,苏远伸手,但是手抖得厉害,根本就抓不稳水杯。

    利安德尔心中痛的难受,动作轻柔无比的让苏远靠着自己,扶着苏远的手,将水送入了苏远的嘴里。他的远,真的被吓到了,他也被吓坏了,如果不是他让苏远保持着精神力实质的防御圈,说不定现在苏远就不在了。就在他的保护下,以为完全的保护,竟然还是让人有机可趁,简直是不可饶恕。那样的凶徒死了活该,但是利安德尔知道,苏远此时的害怕,有自己生命受到威胁的原因,也有一半是因为在他的面前有人死了的缘故。

    他的远太善良了,那样的人死了有什么不好,完全用不着同情对方。不过,这种想法,利安德尔也只能放在心里,他说出来的话,此时的苏远是绝对会认为他冷血残酷,不会为他的抱打不平而感动的。

    “好点了吗?”利安德尔柔声的问道。

    “恩。”苏远的声音很虚弱,在面对利安德尔的时候,他已经用不着强撑了,他差一点就被人谋杀了,虽然曾经有过那么一次经验,但是这次的距离太近了,如果不是有所手段,他绝对死了。这也要第一次,他看到有鲜血在眼前绽放,有生命在眼前消逝。想起那个画面,就让人觉得颤抖。

    “休息一下,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在苏远额头和发际安抚的吻着,将水杯放在一边,准备起身给苏远一个安静的空间。却没有想到,苏远的身手牵住了利安德尔的衣角。

    苏远自己也愣住了,这完全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在恐惧、害怕的时候,想要寻求一个安全港湾,对苏远来说,利安德尔就是这个港湾。

    “没事的,我不走。”天大的事情,也没有苏远重要,利安德尔重新坐回了床边。安静的陪伴着苏远。

    “利安,我想做。”在静谧之后,苏远突然出声,开口了一个很惊悚的话题。

    94第九十四章

    别怪此时的利安德尔情商变低,而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苏远说出的做事什么东西,很天真无辜的反问,“想做什么?”

    “和我做ai。”苏远也没有为方才说出口的话后悔,更没有利安德尔没有理解的庆幸,反而说得更加明白。

    利安德尔不想和苏远做吗?当然不会,他想,日思夜想,可是当苏远提出的时候,利安德尔反而无法相信了。

    “不愿意就算了。”利安德尔只顾着自己傻,把苏远给忽略了,苏远见利安德尔如此,也决定把决定给取消了,因为害怕,因为心的不安稳,因为一种生命脆弱的恐惧,苏远才会脑筋不正常,想要用一种方式来确认一下,男人能够确认的方式有什么,喝酒、打架,以及做。苏远选择了最后一个。

    “愿意,怎么不愿意。”利安德尔绝对不会放这个机会从自己的手上溜走,赶紧说道,趁人之危又如何,他想苏远想得浑身都痛了,“你真的决定了?”不过在下手之前,利安德尔还是觉得必须问问。

    “废话真多,你是不是男人,爽快点。”已经下了决定的苏远,抱着觉得要死就快点死的想法,对利安德尔的犹豫不屑的不满,却不想男人是不能被质疑能力的。

    “我会让你知道,我是不是男人的。”利安德尔说完之后,就堵住了苏远的嘴。

    (无措:秉持着jj的教育方针,预防未来被黄牌和谐的结局,再次关灯拉被,请亲们自行想象。实话:已经不知道怎么写肉肉了。)

    苏远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被利安德尔疯狂的索要,上上下下全部都被吃得干干净净。被吃的苏远,已经深深的昏睡了,干活的利安德尔还是精神奕奕,直到天际泛白,利安德尔还是不知足,但是也必须得停下来了。

    没有抽出自己的昂扬,就让它在苏远的体内,然后闭上眼,紧了紧怀中的苏远,睡觉。

    苏远在中午的时候才迷迷忽的醒来,利安德尔早就起来,并且把苏远都清理了一遍,他做得很顺手,因为他曾经不规矩的做过类似的工作。苏远醒来之后,对利安德尔贪得无厌非常愤恨,也没给利安德尔好颜色,他后悔了。不过昨天的那些恐惧,总算是没在苏远心头了。

    这边的苏远和利安德尔总算是出关了,警察就找上门来了,没办法,程序上就是如此,他们必须找当事人,然后取得诺姆斯集团公司的录像,好对案件定案。

    利安德尔怎么忍心让苏远再次接触那件残酷的事情,主动的包揽下了和警察打招呼的工作,将录像也交给了警方,这件事情,完全都是汉克斯的罪行,苏远在这件事当中是最无辜的。

    但是此案有个疑点,“我想请问,苏博士是怎么躲过犯人的攻击的?”那瓶被泼出去的液体已经得到了检验,但是苏远是怎么做到的毫发无伤,只有衣服损失了。如果那瓶液体是被换了的呢?亦或者苏博士早就知道了这次的谋杀行为?

    “这是公司的机密,你们没有必要知道。”利安德尔没必要对这些人解释,什么叫做精神力实质防御。

    “那么关于贵公司的武力系统,德里克先生是否能够做出解释?”警方再次问道。

    “我安置的武力系统,触犯了国家法规的哪一条了吗?”利安德尔从容反问。警方还真的没办法说诺姆斯集团犯法,因为在明文的法律条款上,诺姆斯集团超现代武器都不在记录的上面,要打官司的话,那些大律师会抓住这个漏洞,诺姆斯集团的胜诉毫不意外。

    碍于诺姆斯集团和利安德尔影响力,加上苏远本人在世界范围的好人名望,这件事情很快就被定性,这件事情也随着时间而过去了。但是关于诺姆斯集团的武力问题,却惹来了不少的目光,和暗处的行动人员。这些都由利安德尔去解决,苏远只要轻松地过日子,专注于实验就行了。

    有很多事情有一次,就有两次,然后无数次,尝过了一次甜头的利安德尔绝对不会让甜头就此消失,然后就有了和苏远的两次、三次,已经后来无数次,很多事情也就变得水到渠成了。

    在苏远决议要对于人类的寿命进行延长课题的时候,没有人会对此抱有意见,纷纷很期待。但是也有闲得没事的人,跑出来说两句,开个专题,论人类寿命延长对世界的影响等问题。适时的,利安德尔抛出了诺姆斯集团的太空城计划,和地外发展计划等。并且迅速的开始启动。

    人们以为这不过是异想天开,但是利安德尔和他的诺姆斯集团告诉了众人,诺姆斯集团究竟拥有者怎么样的科技实力,在宣布之后,这项计划就开始动了起来,远超出人类想象的科技水平,机械人的出现让工程开展的非常快速。学界的人,都认为是不可能成功的,因为现有的科技水平不可能达到,失败是注定的。

    可是当一个月之后,太空城的基础平面完成,顺利升空之后,再也无人说什么不可能,每天每天,诺姆斯集团都会向媒体转播,太空城在宇宙上继续扩张的消息和画面,不过是三个月的时间,一个可以容纳数千万人的新型城市就在地外诞生。

    诺姆斯集团已经开始宣布,正式开始对外发售太空城的土地,开展太空城的旅游项目。要说,最开始行动的人,绝对是政府机构,一个个以各种名义,上了第一艘旅游船,不过是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达到了太空城的港口,看着太空城上的透明天幕,看着科幻的各种结构,看着无土栽培的各种植物,嗅着清晰的空气,每一处都蕴含着一种让学者们激动的科技技术。这是新时代的开始。

    天空旅行开始热门起来,对太空城的热情也燃了起来,各大有实力的品牌机构,纷纷要在太空中设立据点,然后有问题开始产生了,太空城究竟归属于哪个国家?m国理所当然的宣布,那时属于它们的,因为诺姆斯集团是在m国注册的。其他国家当然不干,纷纷说,这是属于世界的,他们宁愿归属于联合国统一管理,也不愿意未来的太空桥梁落在m国的手里。

    这些扯皮事情,利安德尔没有兴趣参与,在苏远生日的这天,利安德尔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苏远从实验室里出来,门才打开就闻到了浓郁到了极致的玫瑰香味,出门一看,整个过道,都是满满的玫瑰花,地上也是玫瑰花满铺洒的道路。这是在干嘛?抱着疑惑的苏远,在鲜红玫瑰花的包围当中,一步步的走着。

    看到客厅也被玫瑰给包围了,楼梯也是扎满了玫瑰花,花香浓郁到让人头晕,弄得有些不舒服的苏远可没从中发现什么浪漫,知道罪魁祸首是谁的苏远要去兴师问罪了,进门,就看到一大捧的白色玫瑰花捧在利安德尔手上,穿着纯白色西装的利安德尔,脸上柔情满满,单膝跪在地上,掏出戒指,“亲爱的,和我结婚吧。”没错,利安德尔求婚了。

    苏远楞了,傻了,不是被这个突然惊喜给惊喜到了,而是他完全没有过和利安德尔结婚的念头。在他的观念里,两个男人可以成为情人,但是结婚,这不该在两个同性之间。他现在觉得和利安德尔相处很愉快,也觉得可以如此下去,可是,结婚吗?他和利安德尔吗?

    突然觉得,其实也不错,所以,苏远展开了笑颜,接过了利安德尔手上的戒指,说,“好。”

    这件事情,哪怕会受到反对,苏远还是对故乡的亲人们说了一声,当然,那边的亲人保守的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都纷纷怒吼着,不同意,不可以这样的反对。利安德尔不忍心让苏远难受,接过了电话,放下了高傲,低声下气的向对方恳求着。

    苏远看到利安德尔这样,心里酸酸的,涨涨的,关掉了电话,他和利安德尔的事情,是他们两个的事情,告知亲人是他的礼貌,他的父母已经不在了,他也不想重复因为必须结婚而结婚的悲剧,现在这样很好。以后,亲人们会理解。这世上,亲人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利安德尔不愿意让苏远和他的婚姻受到指责,私下里和苏远的亲人们沟通了很多次,哪怕被人咆哮,咒骂,利安德尔都没有回一句嘴,他不想用卑劣的手段,污了他和苏远的幸福,他要用诚意换来祝福。

    利安德尔还主导了一次新闻发布会,让人看着他手上的戒指,果然有人发问,利安德尔坦诚了他和苏远的婚姻。轰动就不说了,但是很多人觉得,利安德尔和苏远的事情离他们太遥远,只会当作茶余饭后的话题,真的没多少人指责两人什么。

    生活是自己的,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的最后一章,大家可看可不看,也会开新坑的哦,尽请期待。

    本书由楚留香文学网转载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012小说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