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 忆峥嵘

章节目录 【忆峥嵘】(第32-34章)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s012.info


    作者:好酒独酌

    字数:8293

    2020/01/12

    (第32-34章)

    而房间内,那名女鬼缓缓地降落到地面上,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拿出对

    讲机轻声道:「我好像把一名游客吓坏了。」

    「哔~没事儿,他们每个人都有个按钮,真受不了了有人会去接应他们。对

    了,你是把谁吓坏了,我看这6个人里两对情侣,还有一对姐弟吧?」

    「是一个女的,她好像叫那个小男孩儿小凡,那个男孩儿胆子大,慢慢地把

    她落下了。」女鬼一边关上房门,一边再次吊了上去。

    「嘿,干得漂亮啊妹妹,我跟你说,我们哥儿几个在外面看的可真,这个姐

    姐盘儿亮条儿顺,长得叫一个漂亮啊!哎,她进哪个屋了,跟哥哥说说,晚上请

    你吃大餐!」

    「你们又要耍流氓啊?小心被人家气急了举报你!一个个整天脑子里不想好

    事儿!」女鬼显然对对讲机中的男子行为很不满意,但是都是同事,女鬼更不愿

    意得罪他们。

    「你管这么宽呢,只要把她吓坏了,摸两下她都察觉不到的,快妹妹,跟哥

    说说,晚上撸串我请!」

    「成,这可是你说的啊。她朝4号房间去了,看你好运气能不能堵住她了。」

    「4号,还真是天助我也,那不正好有一个乱葬岗吗,全是手臂,今天注定

    哥哥我要爽一把了呀!」

    ……

    这一路上,贺星凝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绝望,缓缓打开的棺材,青冥色地吊

    灯,空中时不时地传来「我死的好惨啊」的鬼哭之声,再加上前方漆黑一片的神

    秘,真是让贺星凝手足无措,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小凡,你在哪儿啊,能听到妈妈说话吗?」贺星凝撞着胆子喊了一声,却

    没有得到儿子的回应。

    她知道,儿子估计是跑到别的屋子里去了,听不到她的呼喊。她看了看手中

    的按钮,心头一横,便想要按下去。

    可就在那一瞬间,贺星凝又猛的停了下来,如果自己退出了,会不会让儿子

    失望?本来和儿子兴致勃勃地进来,一起约好了要共同闯到终点,可自己却要半

    途而废?

    儿子上午可是陪伴着自己逛了一上午的商场啊,自己连一个游乐场的项目都

    坚持不下来吗?

    好不容易和儿子出来一趟,如果这按钮按下去了,那么贺星凝也不会再有兴

    致继续游玩下去了,到时候,儿子也会因为对自己愧疚而丧失了兴趣,这不是贺

    星凝想要地结果。

    将按钮再度放回了口袋里,贺星凝提了提神,将长发扎成了个高马尾,缓慢

    地向着前方走去。

    「哎,兄弟们,来了来了,目标出现,赶紧回到各自的位置上去!」黑暗中,

    一道声音悄悄响起,话音刚落,一道靓丽的身影便走了进来!

    贺星凝看着眼前的房间,不由得眉头一皱。这房间很窄,属于长方形的形状,

    一侧的墙壁上散乱排列着数不清的手臂,只是这些手臂都是胶质的,配合着恐怖

    的音乐,让游客体验一把阿鼻地狱的感觉。

    不过让贺星凝庆幸地是,这屋子里最起码有一盏青色的街灯,光芒照耀在手

    臂上,本来是增添了恐怖的氛围,可现在在贺星凝眼里,却是非常好的壮胆工具。

    毕竟如果漆黑一片地走过这片手臂,那未知的恐慌感虽然能够更上一层楼,

    可毕竟还是有很大的危险性,万一被绊倒了勒住脖子,那可不是闹着玩的。(鬼

    屋这一段我自己发挥的,我没去过几次鬼屋,而且都效果一般,所以大家也只是

    看个过瘾,不对的细节之处还望指正。)

    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深呼吸了,贺星凝现在只想找到儿子,和他一起走出鬼屋。

    经历了两间屋子,贺星凝勉强也稍微有一些抵抗力了,当然,这是她的自我感觉。

    刚刚踏进屋子,本来空荡荡地房间内,忽然响起了巨大的恐怖音乐,仿佛天

    崩地裂,地动山摇,又仿佛这世界轰然崩坏,地狱重现人间,恶鬼妖魔当道。

    还未等贺星凝缓过神来,墙壁上的手臂开始缓缓动作起来,那狰狞的手势与

    充满了绝望的动作,更是让贺星凝如临深渊,洁白的额头上开始渗出点点香汗。

    犹豫了片刻后,贺星凝咬了咬牙,开始向着前方走去,那密布的手臂让贺星

    凝身子有些发软,轻微的密集恐惧症也是让贺星凝如此害怕地原因之一。

    她背靠着另一侧的墙壁,可36d的极品美乳依旧能被手臂触碰到,她连忙

    双手护在胸前,哪怕这些手臂都是胶质的手套,贺星凝也不愿意自己被触碰。

    一步一步地向前挨着,对身体的重视甚至超过了心里对这手臂的恐惧,贺星

    凝还是选择侧着身子向前走去,这尴尬的距离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可刚刚转过身来,贺星凝便发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这些胶质手套虽然有棍子在撑着,可基本都是耷拉在上面,但是前方中心区

    域处,有几只手臂根本没有萎靡之意,反而在有规律地左右扒拉着什么。

    此时贺星凝已经来到了三分之一的位置,她知道这些都是有工作人员在操控

    的,害怕自己被占了便宜,便想要折返回去,大不了从去其他房间。

    可她刚刚再次转过身来时,却发现回去的路上,有几只手臂突然抬起了头,

    那拉扯的动作一看就是有人将手刚刚伸了进去。

    这还不算,似乎是知道贺星凝停在了原地,那手臂忽地又萎了下去,紧接着

    贺星凝便惊恐地发现,她身边的手臂忽地此起彼伏地抬起了头来!

    果然,这帮混蛋一开始就没存着什么好心思!贺星凝心里顿时慌张了起来,

    她都33岁了,一直洁身自好,虽然也遇到过很多色鬼,可她向来不假辞色,她

    的身份也不需要她对什么人卑躬屈膝,受人威胁。

    可现在,这些工作人员明显就是奔着恶心人去的,他们的目的就是占点便宜,

    也不会真对游客怎么样。而且,像这种恐怖的氛围里,没有几个女孩子还能够保

    持着清醒的状态。

    所以,这帮工作人员失手的时候很少,就算偶尔有,之后赔礼道歉,这事儿

    也就过去了。

    眼看着这些手臂一点一点地凑了过来,贺星凝紧张得大眼睛之中流露出了泪

    花,如果被这些恶心的东西碰到了身子,贺星凝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我知道你们在墙后面,如果你们敢碰我一下,我让你们所有人都保不住饭

    碗,听到了吗?」贺星凝严词喝道。

    可似乎墙壁后面的人听不到她的话,继续向着贺星凝的腿抓了过来。

    「滚一边去,别碰我!」贺星凝连忙向后退去,可后面也有手臂正在向着她

    抓过来。一时之间,贺星凝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小凡……」贺星凝绝望之下,喊出了儿子的名字,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

    呼喊自己地儿子,可儿子现在真的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大手忽地出现在贺星凝的眼前,一把抓住了即将

    握在她肩膀上的手臂,随后手上用力一捏,便传来了咔吧一阵响声。

    手骨被强行脱位,那手臂飞快地退了出去,贺星凝连忙向前跑了两步,冲到

    了那位男子的怀中。

    「小凡~小凡……」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妈妈,紧紧地扑在我的怀里,不

    停地叫着我的名字,颤抖的身躯诉说着妈妈凄楚的境遇。

    我承认,在那布满了白条的屋子内,我因一时好奇,将妈妈落在了后面。可

    我很快便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我连忙折返回刚才的房间内,便听到了女鬼和其他

    工作人员的谈话!

    这帮人渣,竟然敢亵渎我的妈妈!这一刻,从未有过的愤怒包围着我,我不

    敢懈怠,连忙向着妈妈离去的方向追赶过去。

    忽地,那女鬼再次落了下来,想要完成她的任务。我恼怒至极,哪里还顾得

    上她,抬起手臂便将女鬼的双腿推到了一边,女鬼失重,在上面像一个秋千一样

    开会晃荡,吓得连声求援。

    「妈!」我一路追赶过来,危急关头,我听到了妈妈的呼喊,连忙一个箭步

    冲进了4号房间。

    刚一进门,我便看到了陷入两难境地的妈妈,那惊慌无助的表情让我心头像

    是被狠狠地捅了一刀似的。更让我生气的是,一只手臂明显是被操控了一样,对

    着妈妈放在胸前保护的双臂抓了过去,经验之老道让人望尘莫及!

    就在那一刻,我赶了上来,一把抓住了这只要作恶的大手,心中的愤怒像是

    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点,狠狠地捏在这只色手手腕的薄弱点上!

    将妈妈的娇躯抱在怀中,我的脑海里没有任何龌龊不堪的想法,只是在疯狂

    地后怕,如果自己晚来了一步,恐怕就算把这座鬼屋拆了都无法平息妈妈所受的

    委屈。

    我带着妈妈走出这狭窄的通道,后怕与恐慌的感觉如潮水般涌了上来,或许

    也带着一丝我救了妈妈的成就感,我张开双臂,将妈妈柔软无骨的娇躯紧紧搂在

    了怀里。

    「妈,对不起,我不该把你丢下一个人的。你不要害怕,我就在这儿,以后

    再也不敢离开你了!」我紧张地嘴都有些秃噜了,不管自己想要说什么,我只想

    好好地抚慰妈妈,让她不要再那么害怕。

    妈妈的泪水逐渐打湿了我单薄的T恤,她着实是被吓到了。

    说些题外话,这本书我只在第一会所发表过,哪怕QQ群里也是免费的,我

    知道搜书吧有人应该是在卖我的书,但是我都免费的,你拿我免费的赚钱是不是

    不地道了?如果大家想看,或者在第一会所,或者第一版主也有,或者竹影随行

    吧有我新群的的帖子,大家也可以进群来看。

    凭着妈妈的身份,哪怕她以前是一个小职员,也从来都是顺风顺水,没有人

    敢轻易招惹她,就算对妈妈有什么想法,那也是光明正大地去追,最后黯然收场。

    而妈妈有了我之后,闲暇的生活也简单了很多,照顾我的饮食起居,有空了

    逛逛商场,和同事去喝点茶,生活简单低调。哪里会碰到像这样的事情?

    这些小混混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精虫上脑,面对他们,妈妈的身份和高冷起

    不了任何的作用。

    上一次妈妈这么无助的时候,恐怕是为了人工授精的时候了吧……

    「妈,你放心,一会儿我出去之后,问清楚了是谁一定再揍他们一顿,让你

    解气行吗?」我也是真的急的没招了,妈妈的抽泣声简直像是一把重锤在疯狂击

    打着我的心脏。

    我的占有欲确实挺强的,大男子主义也重,再加上我刚刚确认了我对妈妈的

    爱意,我心中的愤怒简直是要将我的理智全部摧毁,如果不是为了安慰妈妈,我

    已经出去要好一顿大闹天宫了!

    妈妈还是没有回复我,不过她的抽泣声越来越小了,紧紧抱着我腰肢的双手

    也缓缓卸下了力道。

    「妈,你好点了吗?别哭了,我看着难受。」我紧紧地搂住妈妈,希望自己

    地怀抱可以让妈妈感受到温暖,可以安抚好妈妈的情绪。

    只是短暂的沉闷过后,漆黑的夜色就好像是最好的调情品,妈妈在我的怀里

    没了声音,那熟悉的茉莉花香不断地被我吸入鼻腔之中,妈妈那柔软的豪乳更是

    轻轻挤压在我的胸膛上,这异样的感觉让我心头的火热越来越重。

    熟悉的燥热感在我的小腹上涌起,我心中顿呼不妙,因为接下来……

    没错,我硬了。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我对妈妈产生这种想法真的是龌龊

    至极,粗鄙不堪,猥琐下流,可无论我怎么唾弃自己,那不堪寂寞的小弟弟已经

    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我努力地向后撅起屁股,不让昂扬的小弟弟触碰到妈妈的身体。可或许是我

    的动作影响到了妈妈,也或许她终于缓过神来,妈妈忽的直起了身子,本来紧紧

    搂住我腰部的双臂也迅速抽离,让我颇有种怅然若失之感。

    「小凡,妈妈让你担心了,我没事。」妈妈抬起手来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泫

    然欲泣的模样更是让我心疼不已。

    「妈,走,咱们一起出去,我今天非要让他们给个说法不行!」说罢,我便

    拿出了按钮按了下去,只等出去鬼屋,我的怒火便可以发泄出来了。

    说实话,我这几年在外面也不是白玩的,我是贺铮的外孙这件事,其实没多

    少人知道,这帮混小子们佩服我是因为我自己的实力和人格魅力,可能我们的年

    龄都并不大,可我们背后的能量都不小。

    就说小胖子,我现在给他打个电话,带着几个社会上的混混过来还是不成问

    题的,他们都是他父亲公司的员工,平时收个帐,干点杂活儿混饭吃。

    退一万步讲,我的脾气跟个倔驴一样,认准什么就是什么,这帮混蛋的行径

    简直是犯了我的大忌讳,就算我一个人,我也不可能饶了他们。我现在脑子里只

    想让他们服软道歉,让妈妈消消气。

    「小凡~ 」我牵起妈妈的手,刚想要带着她走出去,便被妈妈拉了下来。

    望着我不解的眼神,妈妈淡淡道:「要是没有小凡,妈妈刚才就要被他们占

    了便宜了,妈妈很高兴,我儿子能保护妈妈了。可如果你出去以后,把他们教训

    了一顿,你是痛快了,这事情要是闹到你们学校去,你该怎么办?他们也没有得

    逞,直接报警处理吧。」

    妈妈的想法是对的,只要警方证实了他们有想要占妈妈便宜的举动,那么他

    们就要受到罚款,那几个工作人员也会被依法带走,这家恐怖屋的名声也就臭了。

    可对我来说,这想法就很憋屈,只有将拳头落在这帮人的身上,才能真正让

    我出了这口气,但是妈妈既然都这么说了,我也不能够让妈妈担心受怕啊!

    犹豫片刻后,我叹了口气,道:「妈,我们走吧。」

    我牵着妈妈的手,大步走出了鬼屋,并没有回头看妈妈一眼。

    我不敢回头看妈妈,今天的闹剧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抱着不纯的目的,

    非要带着妈妈进鬼屋,好让妈妈增强对我的依赖感,让她知道我是一个可以依靠

    的男人,妈妈怎么可能受到这样的羞辱。

    我算个什么东西啊,不过一个15岁的小屁孩儿,什么都想不明白,考虑不

    周全,一股脑的兴奋劲儿就觉得自己能马到功成了?

    我的第一次计划就这么失败了,彻底的失败了,这极大地挫伤了我的自信心,

    让我明白了我是要保护妈妈,而不是将妈妈改变成我想要的样子,我是为了和妈

    妈在一起,妈妈考虑到的我要想到,妈妈考虑不到的我也要想到!

    这对于一个15岁的我来说,确实还太困难了……

    从鬼屋出来后,我底下了头,刚才心里的愤怒全都转变为了对自己的失望,

    我忽然发现自己好没用,妈妈差点被人欺负,我却因为这个那个的,不能帮妈妈

    出一口气。

    「小凡,不高兴了?」妈妈来到我的身边,轻声问道。

    我臊的脸通红通红的,此时此刻,我哪里有什么脾气生气?刚想要回答妈妈,

    我忽地听到了一个声音:「呦~ ,凡哥,你怎么来了?」

    我连忙忍住即将涌出的泪水,这声音我太熟悉了,我的头号小弟,小胖子!

    妈的,来的真他娘的是时候,我抬眼看去,只见小胖子身后正跟着几个同学,

    他看了看我身边的妈妈,微微一愣,随后连忙大声道:「阿姨好!」

    小胖子对我妈妈可是记忆犹新了,当初妈妈冷冽的表情让小胖子第一次见识

    到自己不可一世的爸爸露出那一副怂样儿来。

    「凡哥,你和阿姨来了怎么不说一声,我好让他们给你们免费啊,你们来我

    的场子还花钱,这不是打我脸吗?」小胖子为难地笑道。

    我闻言一愣,随后问道:「前两天你跟我说你爸新搞了个鬼屋项目,就是这

    里?」

    小胖子点点头道:「是啊,怎么样,里面可是我亲自监工的,很刺激吧?」

    小胖子整天就爱搞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不过有一说一,如果不是出了刚才

    的事,他的鬼屋还真不错。

    我抬腿就是一脚,怒道:「你监工?你他吗精虫上脑了吧?招一堆臭流氓来

    当工作人员,妈的他们一天不知道要占多少女生的便宜你知不知道?」

    我虽然在外面没少骂人,可在妈妈面前,我从来没说过一个脏字,今天也实

    在是气急了,漏了怯。

    果然,妈妈听了我的话,立刻在我胳膊上用力拧了一下,轻声喝道:「慕凡,

    你跟谁学的脏话?」

    这一下是真疼啊,不过我现在正忙着找小胖子要一个说法,所以就没理会妈

    妈。

    「这……这……」小胖子和我混了这么多年,可以说一条裤子穿到大的交情,

    或许一开始接近我是别有目的,可时至今日,我们早就不被上一代的想法所拘束

    了。

    但是我们家尤其是我姥爷是惹不起的,而小胖子也更不敢惹,听到发生了这

    种事,他一时之间有些懵了。

    「愣在那儿干什么?把他们给我喊出来,你小胖子要是不给我个说法,你看

    我不把你那点破事儿都告诉你媳妇儿去!」我怒喝道。

    一听我的话,小胖子再次吓了一个机灵,连忙对前台的工作人员下了命令。

    不一会儿,前台的工作人员便领着三个小青年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小混子握

    住了自己的手腕,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

    别看小胖子在我面前憨批一样,可他心理上早熟着呢,我都还没有媳妇儿呢,

    他已经在外面彩旗飘飘了,真可谓获得了他爹的一脉相承。

    「你们行啊,我凡哥你都敢惹,阿姨的便宜你都敢占。我当时怎么跟你们说

    的,我爸好不容易给我一个场子,让你们不要惹事儿!明天我让财务过来,给你

    们把工资结了,你们就给我滚蛋!」小胖子训起人来还想那么回事。

    可对我来说,光撤了他们的工作显然不够。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我一个箭步

    冲向前去,一脚再次踹在了那个受伤小混子的手腕上。

    「啊!!!!」这一脚下去,小混子尺骨骨折是没跑了。

    「小凡!」妈妈见我这样莽撞,连忙上前拉住了我,轻声道:「好了,他已

    经受到了应有的教训,你不要再生事了!」

    这一脚下去,我心里也算是痛快了不少,便没有再继续追究下去。

    我今天就是把这三个人全揍趴下了,小胖子也不会说什么,待得三个小青年

    离开后,他来到妈妈面前,诚心诚意地再次想要向妈妈道了个歉。

    我拦住了小胖子,这事儿确实轮不到他三番五次地服软,我自己的问题才是

    最严重的。

    只是出了这么档子事儿,我和妈妈都没有了心情吃一顿美好的晚餐,所以直

    接开车回到了家里。

    回到家中,妈妈放下包后,便走进了厨房做晚饭,我紧跟了进去,看着妈妈

    切菜的背影,内心中不由得一阵酸楚。

    我不知道妈妈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但是我今天的表现真的太差了,要是一

    直这个样子,我凭什么照顾妈妈啊?

    想到这里,我来到妈妈身后,道:「妈,晚饭我来做吧?」

    妈妈并没有回头,而是淡淡道:「做饭?不用了,妈妈知道你孝顺了,妈妈

    很知足,你去温习一下你的功课吧,今天玩了一天了,一点功课都没做吧?」

    「妈,功课我在学校里就做完了。你也说了今天玩了一天了,你肯定也累了,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晚饭。」

    听了我的话,妈妈身子微微一颤,随后放下了手中的菜刀,转过了身来。

    妈妈的眼眶依旧红红的,虽然事情已经解决了,可妈妈心里还是有些后怕。

    毕竟妈妈守身如玉这么多年,她把贞洁看得有多重要自不必多说。

    「我家小凡真的长大了~」妈妈盯着我看了半晌,直到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才噗嗤一声笑道。

    我疑惑地挠了挠头,妈妈刚才不是还很伤心吗,怎么突然又笑了?

    「好了,妈妈很开心啊~虽然今天有点小意外,但是妈妈更高兴,我家小凡

    知道疼老妈了,有这一点,你老妈就特别知足!」妈妈脸上露出了宠溺的笑容,

    抬手在我的脸颊上轻轻捏了一下。

    唉,妈妈依旧把我当成一个小孩子来看待……

    妈妈的笑容让我更加愧疚了,我忽地抬起头来,看着妈妈温柔恬淡的笑容,

    心里莫名一紧,随后轻轻拥住了她。

    「哎~小凡,别闹,妈妈还要做饭呢!」妈妈见我突然抱住她,情急之下,

    话语间带着些许颤音。

    此时此刻,我的心当真纯洁如明镜一般,我不是想要对妈妈做什么,我只是

    想要将妈妈的围裙解开,这顿饭,必须我来做,而且以后的饭,没有意外情况我

    也要操练起来。

    我这么做,不是为了弥补对妈妈的愧疚,而是为了摆脱妈妈的照顾,然后转

    变为让妈妈逐渐适应我对她的关心和爱护。

    「你干嘛?手往哪里放呢,慕凡!」感觉到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腰肢上,妈妈

    的声音立刻低沉了很多。

    我没有理会妈妈,只是迅速地解开了围裙的扣子,然后将围裙从妈妈身上脱

    了下来。

    「妈,晚上饭我来做,你就瞧好吧!」说罢,我在妈妈惊愕的目光之中,迅

    速穿好了围裙。虽说君子远庖厨,可那是以前男尊女卑,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的时候,那时候伺候人的活儿都是穷苦人干的事儿。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服务业是第三产业,而且男女平等,人民当家做主,三

    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做饭,为的是我的妈妈,为的是我能得到妈妈的夙愿,

    为了这个夙愿能够实现,做顿饭怎么了?

    我的刀功确实很差,这玩意儿就是要靠时间下功夫的,妈妈十多年这才练就

    一身好刀功,我这才哪到哪啊,青椒丝切的又厚又长,妈妈在一边看的一阵皱眉

    ……

    「小凡……」妈妈看不下去了,对于一个修炼了十多年刀功的人来说,看我

    切菜真的是一种煎熬。

    「行了,ok,妈我知道您想说什么。现在,闭嘴,然后乖乖出去愿意练瑜

    伽就练瑜伽,愿意看电视就看电视。衣服洗完了吗,面膜贴上了吗,牛奶喝了没

    啊,副行长这一天就这么闲吗?」

    我连珠炮似的发问其实只是在极力掩饰一个不争的事实:我的刀功是真的菜,

    我切菜的速度更是菜中之菜!

    一边说着,我一边掰着妈妈的肩膀强迫她转过身去,妈妈的双肩珠圆玉润,

    宛若削成,包裹在手心中的软肉柔软舒滑,既不生硬,也不如肥肉那样生腻,让

    我暗然心动。

    有时候感觉就是在不经意间到来,我当着妈妈的面将她丰韵的身躯抱在怀中,

    双手伸到她的背后去解裙带时,心里都没有什么龌龊的念头,可这会儿只是捏住

    妈妈的双肩,熟悉的燥热感便涌上了心头。

    我只感觉喉咙间一阵发干,不由自主地咳嗽了两声,眼神顺着妈妈乌黑亮丽

    的长发向下看去,略有些昏黄的灯光下,妈妈纤细如杨柳般的腰肢,水蜜桃似的

    美臀,浑圆修长,摇曳生姿地一双玉腿,美轮美奂,让我怦然陶醉!

    尤其是今天妈妈还没有换上睡袍,薄白的衬衣让妈妈雪白的肌肤在灯光下若

    隐若现,禁忌的诱惑夹杂着探寻的欲望,让已经将妈妈推出厨房的我,依旧舍不

    得松开捏住妈妈的双手!

    「好了好了,小凡,你想把妈妈推到哪里去?」妈妈好笑着用全身的力道抗

    拒着我的推搡,殊不知这一句话让我清醒了过来。

    「呀~」

    我这才发觉我已经将妈妈推到了餐桌前,一个机灵,我下意识地松开了双手,

    可妈妈那边的力道还在施压中,我突然的泄劲使得妈妈娇呼一声,身体倒向了我

    的怀中。

    亲娘啊,这可真是要了命了!!!

    此时此刻,我的小弟弟早已经怒发冲冠,将我的休闲裤顶出可一个大包,如

    果我任由着妈妈倒在我怀里,那我的话儿一定会狠狠地顶在妈妈臀缝之间,到时

    候可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是,我是喜欢妈妈,我想要疯狂地占有她,我的手甚至抑制不住地想要搂住

    妈妈的腰肢,然后在那让我朝思暮想,玲珑有致的身躯上肆意游走,妈妈惊慌失

    措的娇喘哀求之声对我来说更是最好的催情药!

    可我不能……

    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美好幻想,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这念头在脑海中也只

    是一闪而过,我连忙后撤一步,同时双手插进妈妈腋窝儿之中,随后一用力,将

    妈妈扶正了回去。

    妈妈受惊似的拍了拍硕大的胸脯,随后猛的转过身来,灵动出尘地大眼睛之

    中带着微怒之色。

    「慕凡,你是真活腻味了,你敢晃点你老妈我???」或许是我的动作让妈

    妈压抑的情绪找到了一个出气口,妈妈快速地伸出一只藕臂,准确无比地抓住了

    我的耳朵。

    「哎呦,哎呦呦~老妈错了,疼疼疼~」妈妈明显是下狠手了,我只感觉耳

    朵来了个360度转体,撕裂般的疼痛感让我直呼饶命。

    「疼,我看你是不知道疼,长大了,个子比老妈高了,就敢欺负你老妈了是

    不是???」

    这……这话说的,哪跟哪儿的事儿啊……

    「妈,我真不是故意的,不是你说的撒手吗,你要不说撒手我能撒嘛,那指

    定不能啊!」

    「那你的意思是怪你老妈了?」

    让你嘴贱,现在成720度了……

    或许是看我疼的说不出话来了,妈妈这才消了气,将手伸了回来,看着我一

    边「嘶嘶」地叫着,一边手上揉捏着耳朵,好一会儿后,妈妈噗嗤笑了出来。

    行,笑了就行,最起码小爷没白挨这一顿拧啊~「妈,你下手也太狠了,我

    这耳朵都快没知觉了。」我不满地抱怨着。

    「谁让你敢晃点你老妈的,拧你都是轻的!还做不做饭了,不做饭把围裙给

    我脱下来。」妈妈小脸上依旧带着揶揄的笑意。

    「做,凭什么不做,就算我妈把我耳朵拧下来,我也得给我妈做饭啊~」我

    的表情看似虔诚,可酸溜溜的语气已经暴露了我嘲讽的意味。

    妈妈并没有搭理我的话,她走上前来,将我的手拿下,随后将红润的嘴唇轻

    轻凑了上来~哎呦呦~上天了要,妈妈竟然对着我的耳朵吹气!

    妈妈的力道不疾不徐,像是柔和的春风,带着一丝丝凉意,却让我的心头倍

    感温暖,尤其是底下不堪寂寞的小弟弟,更是张牙舞爪,好似在说:太特么折磨

    了,能不能让我泄泄火!

    我的身躯都在微微颤抖着,那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诉说着我身体每一处的舒

    爽。我的脑海中不由地浮现出了妈妈香唇的样子,紧接着妈妈缓缓蹲了下来……

    「唉,我儿子真是长大了。」这已经是妈妈今天第n次说这句话了,可这一

    次却有着不同地意味。

    我睁开双眼,只见妈妈站在我的身侧,带着专属于母亲的慈爱笑容,眼神之

    中淡然,纯净。

    「啊?妈,为什么这么说啊?」我疑惑的问道。

    妈妈并没有回答我,而是轻轻抚上了我的脸颊,那眼神有爱,可更多的是一

    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没什么,去做饭吧,妈妈先去把衣服泡上。」淡淡说完后,妈妈便转身回

    到了自己地房间。

    我看着妈妈地背影,忽然感觉到有些惆怅,好像自己被抓住了小辫子似的,

    却又不知道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算了,既然想不明白,就不要想好了。我觉得即便是妈妈感觉到了,那她也

    不敢肯定,大不了我再出去待一段时间。

    毕竟我觉得妈妈也不是没有软肋的,她非常需要我的陪伴!

    【未完待续】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012小说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