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ca72看不到起点和终点的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s012.info


    </tr>

    </table>

    <tr>

    <td>

    <div id="content" name="content" style="line-height: 190%; color: rgb(0, 0, 0); ">方宁忽然反应过来,赵芝花和外公彻底闹翻,是因为她觊觎这笔钱?

    可是之前她弟弟ga0传销骗进去的,她以各种理由从外公手里捞的,远不止这几万块,之前外公也没说什么,怎么这次就反应这么大,彻底断掉了呢?

    陈自来从鼻孔里自嘲地哼了一声:“我一直都知道,你们当我傻,她也当我傻……对不对?“

    方宁没敢搭茬。

    幸好,陈自来也没想从她这里得到什么答案,只是又随便说了几句,就结束了谈话。

    出门的时候,她顿了一下,又回过头来。

    “外公,豆浆一会儿我帮您去买吧?”

    “不用,你不知道在哪……算了,你跟我一起去吧,顺便给你哥买两块炸糕。“

    方宁笑了笑:“好。“

    这时,清晨的第一缕yan光温和却坚定地撕裂了这个巨大的灰茧,映出少nv脸上极细小的绒毛。

    今天之后,有关外公,方宁有了一些猜测。

    但她决定,就让猜测一直是猜测,永远不用去确认,也不方便、不适合去确认。

    给外公留一些东西,也给自己留下一些东西,这样对大家都好。

    临别时,外公扒着门送他们,没说话。

    但他脸上的神情,分明像是已经飞不动了,卧在巢中望着小鸟远行的老鸟,让人看了心里怪不是滋味的。

    陈知骐要明天才能回来,今天他们走后,就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在老年人的时间里,陪伴永远是瞬间,孤独才是常态。

    方继亭和方宁不约而同地开口:“妈妈……“

    方继亭给方宁递了个眼se,让她说。

    “妈妈说,她七月十几号就回来看您。“

    “唉,好!“

    陈自来送他们到门洞口,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小路的尽头,才扶着腰回去,关上了那道沉重的门。

    一直到他们在高铁上坐定,列车开始向燕城的方向飞驰,方宁才和哥哥谈起这些天在唐市发生的事。

    她发现,外公给了哥哥六万块钱,b她多两万。

    她一侧嘴角g了g,流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虽然之前没有多想,但知道这件事时,却也丝毫不感到意外。

    方继亭小心翼翼地看着她,以为她会生气,会难过。

    可方宁却摇了摇头,说没关系的。

    不是勉强,不是逞强,她是真的没关系。

    看待同一件事,可以有许多不同的角度。而每一个人,从不同的角度看去,其实也是不尽相同的。

    她当然感激那些完美的ai,也愿意试着去接纳一些不那么完美的ai,因为它们共同组成了她。

    她开始理解方继亭世界里那些柔和的、浅淡的,边界模糊却依旧美丽的灰se。

    并且坚信总有一天,她也会穿上这样的颜se,如他一般行走在人世间。

    那时候,她会变成他吗?

    ==

    这次回到燕城之后,方宁终于迎来了很多独属于她和哥哥的空间与时间。

    爸爸妈妈早出晚归忙着工作。

    方继亭自从毕业典礼之后,暂时不用去学校了。方宁就更是无所事事,每日每夜心心念念的,也无非就是怎样和哥哥厮混。

    在他整理文献资料的时候,她就坐在一旁看书。整理完资料,方继亭会坐在床头陪着她随便看些什么——综艺、纪录片、电影……其实看什么并不重要,因为每次都看不到结尾。

    他们像两块磁石一样紧紧x1附在一起,拥抱、接吻,或者是做一些更加过分的事。每个神经末梢都释放着郁热的情绪,还有水流般看不到起点和终点的yuwang。

    羞耻与隐秘,这两种并非人类生而具有的臃肿外衣,也被酷日削打得薄如蝉翼。只要他的手指碰触到她的任何一块皮肤,或者在某个瞬间他们忽然有了一个玫瑰se的眼神交汇,那些外衣就会陡然碎裂成片片大块而无用的尘屑,又或者融化为两人身上交叠的汗水。

    他们没有计划,默契地不谈及未来,只是不停重复着同样的生活,奢侈地消磨时日——仿佛这样就能一直持续下去。

    方宁甚至希望有一天醒来,发现她和哥哥被困在了某条时光裂缝里。在清晨醒来时接吻,在h昏的ga0cha0中停止呼x1,哪怕每天都重复做着同样的事,有着同样的对话,甚至每次他的嘴唇都贴在她脖子的同一根血管上,也不会腻烦。</div>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012小说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