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 第三帝国之鹰

第一卷 初战波兰 第732章 老陈一怒 要塞灰飞烟灭(二)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s012.info


    五月三十日晚上临近八点,塞瓦斯托波尔要塞的地下堡垒中,要塞守军最高指挥官彼得罗夫少将按照战争爆以来养成的习惯,在晚饭后偷听敌台广播,以增加自己对战局的了解。

    彼得罗夫少将这么做也是被逼无奈,组织上的政工人员对新闻审核非常严,尤其是一些战斗失利,某某部队被消灭,某地区被占领等信息,几乎处于完全屏蔽状态。

    要想知道这些宝贵的信息,判断自己所处的克里米亚半岛战局有了哪些自己不知道的变化,这些变化会对要塞的防卫战产生哪些不利的影响,自己必须要有一个了解外界的渠道。

    一个名为“德国之声”的广播电台,自开战以来引起彼得罗夫少将的高度关注。

    顾名思义,这个电台是德国人开办的,用的却是全俄语播报,目的是进行心理战,削弱俄国人的战斗意志。

    电台播放的内容,恰恰是彼得罗夫少将急切地想要知道的各种战场信息,虽然其中有些内容德国人会故意夸大,但是凭借自己的头脑,过滤掉其中夸大的部分,还是能够得到很多有用的信息。

    只是这种行为还是要低调的进行,尤其是不要让要塞内的政工人员们注意到。

    八点整,“德国之声”准时开播,彼得罗夫少将反锁好房门,将广播音量开到最小,确保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够听到。

    左臂抱胸,右手夹着支香烟,彼得罗夫少将过滤掉一个又一个无用的信息,终于等来了自己需要的情报。

    “自昨天夜里开始,海因茨·冯·罗森将军指挥的德国和意大利联合舰队一直在追捕逃窜中的黑海舰队。

    今天凌晨三点二十分,意大利海军第二舰队下属ta-3运输船队指挥官鲁索中校,以自身的运输船队为诱饵,会同德国海军欧姆少将指挥的德国海军第一航空母舰编队,成功诱捕到黑海舰队主力。

    此次战斗中,苏联黑海舰队所属的‘巴黎公社’号战列舰、‘红色高加索’号、‘莫洛托夫’号和‘伏罗希洛夫’号重巡洋舰,‘红色克里木’号轻巡洋舰·····等共计十二艘战舰被击沉,另有两艘驱逐舰被俘。

    是役,黑海舰队主力全军覆没,舰队司令奥克加布里斯基中将及其幕僚,被意大利皇家海军“西皮奥恩·阿弗里卡诺”号轻巡洋舰俘虏······”

    听到这里,彼得罗夫少将夹着香烟的右手止不住地抖动起来。

    奥克加布里斯基中将自己见过,他是一个浓眉大眼、际线严重后移、有着又圆又亮的大脑门的家伙。

    他这个舰队司令竟然也会被俘虏,而且还是被意大利人俘虏,他为什么不去死?

    自己真是看错了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

    此时,收音机里又传来一句话。

    “正在克里米亚半岛作战的德国第十二集团军司令,格德哈特·海因里希上将委托‘德国之声’广播电台,正式敦促塞瓦斯托波尔要塞守军立刻投降,你们已经没有任何逃生的希望,再战斗下去只会白白增加伤亡······”

    彼得罗夫少将抬手关掉收音机,猛吸两口手中的香烟,随后将手中的香烟按灭在烟灰缸里。

    事实上,从土耳其人开放土耳其海峡那天,黑海舰队的覆灭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不仅如此,从德意联合舰队进入黑海的那一天起,塞瓦斯托波尔要塞的运输线完全被截断,在那之前,还可以通过黑海舰队和空运补充一部分。

    可是现在,无论是食物、药品还是弹药,都只能靠库存过日子。

    德国人的广播里有句话说对了,要塞的守军没有任何逃生的希望,再战斗下去只会白白增加伤亡。

    想到今天白天,后勤部门和医疗部门的负责人,依照自己的命令,每天一次进行汇报。

    要塞内的粮食仅供要塞最多维持六天,如果其间有大量伤员和士兵死亡的话,有可能会多维持几天,但也不会过十天。

    随着德军起总攻,伤员如同流水一般被送进要塞的医院,以至于药品比食物还要紧缺,连五天都无法维持。

    要塞真的是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用不了多久,就会落得和黑海舰队一样的命运。

    压抑的寂静中,彼得罗夫少将盯着办公室里的落地钟陷入沉思。

    既然要塞的药品勉强只够维持五天,那就再坚持五天。

    五天后,自己会下达投降命令。

    下达投降命令后,自己会饮弹自尽,与要塞共存亡,绝对不会像那个浓眉大眼的奥克加布里斯基中将那样当俘虏。

    打定主意,彼得罗夫少将洗漱一番,早早地上床睡觉。

    翌日凌晨,彼得罗夫少将五点半就早早起床,准备迎接新一天的战斗。

    早餐过后,少将赶往要塞的东南部战线视察,那里的外围防线已经被德国人和意大利人突破,德国人真的已经是兵临城下,巷战一触即,是要塞所有防线中距离敌人最近,也是最危险的一个地段。

    视察过防线后,已经是早上临近八点钟,少将刚刚返回指挥部,就接到来自南部防线的报告。

    德国人的使者来了,要求与彼得罗夫少将见面,说是有重要事情与少将商议。

    德国人的使者来干什么?应该是来招降的。

    思考了几秒钟后,彼得罗夫少将觉得应该和德国人的使者见一面。

    如果德国人真的是来招降的,自己也要为即将投降的士兵们争取一些优待条件。

    大约二十分钟后,在要塞地下指挥部的会议室里,彼得罗夫少将见到了两名被黑布蒙着眼睛的德国军官。

    摘下头上的黑布,为的一名德国军官坐下后,对彼得罗夫少将说道:“我是德国海军第一航空母舰编队的指挥官恩斯特·欧姆少将,我奉第十二集团军司令格德哈特·海因里希上将的命令,前来和您商量三件事。”

    三件事?这么多。

    彼得罗夫少将面无表情地说道:“你有充足的时间,说吧,我听着。”

    “第一件事,您听说过‘政治(委员)令’没有?”

    “那是什么?”彼得罗夫少将问道。

    “命令的内容很简单,一旦现俘虏中有贵军的政工干部,或是党员,可以不用审判,直接枪决。”看到彼得罗夫少将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欧姆少将接着说道:“身为一名德国军人,我们认为这种命令极其不符合军人荣誉,可是真正执行这种命令的并不是我们国防军,而是其他的执法队。

    最近,我们刚刚接到命令,执法队准备进驻第十二集团军的战俘营。为了避免让军人的荣誉蒙羞,同时也是为了保证那些俘虏的生命安全,海因里希将军决定,出于人道主义的关怀,我们决定将那些俘虏移交给贵军,这样就可以避免那些俘虏受到伤害。为了表达我们的诚意,从今天开始,我们将连续五天停止对要塞城区的炮击,只对要塞的外围阵地动攻击。”

    德国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这个事情很反常。

    彼得罗夫少将满腹狐疑。

    似乎是察觉到彼得罗夫少将的心思,欧姆少将接着说道:“同时,在未来五天,我们会在要塞的南方和东南方停止敌对行动,这也是我们表达诚意的一种方式。你知道的,我们已经在这两个方向达成突破,随时可以攻入要塞。

    海因里希上将说了,从今天下午两点整开始,就要向您移交俘虏。如果您不想接受这些俘虏的话,在他们出现在战场的中间地带后,让您的部队向他们开枪,或是把他们赶入雷区。总之,我们德国军人是不会做屠杀俘虏的事情。”

    “等等,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彼得罗夫少将说道。

    “什么事情?”欧姆少将问道。

    彼得罗夫少将说道:“你们之后肯定会动攻城战的,在战斗中,这些人中有一部分肯定会被杀死的。还有,你们就不怕他们回来后,会增强要塞的守备力量?你们这么做是多此一举。”

    “我知道,不过在战斗中杀死敌人,和在战俘营中屠杀战俘是两个性质的事情。至于会增强要塞的守备力量这件事,这正是我要说的第二件事。少将先生,要塞现在面临的可以说是绝境,自从黑海舰队被歼灭之后,你们已经完全没有再战斗下去的必要了,你们投降吧。这样可以让很多德国、意大利、罗马尼亚,当然,更多的是苏联的小伙子们能够活着见到战争结束的那一天。”

    彼得罗夫少将接着说道:“欧姆将军,你不认为你们的行为很矛盾吗?如果我们投降,那些人,以及更多人会成为你们的俘虏,会落到你所说的那个什么执法队手里,就算是投降,他们同样会死。同样是死,我们宁可选择在战斗中死去,这样才是一个军人应有的死法。”

    “是这样,海因里希将军和我有一个建议,他有一个可以保全俘虏们安全的方法。”

    “什么方法?”

    欧姆少将说道:“那就是牺牲你个人的生命,来保全要塞守军的安全。”

    彼得罗夫少将惊讶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只杀我一个人?”

    “不是,我们不会杀任何人。我们的意思是,您可以在投降前提出一个要求。那就是您在投降后,您这位要塞的最高指挥官选择自杀,以自杀的方式替那些人去死,用您的死亡去换取那些人活下来的机会。海因里希将军会会配合你一个公开声明同意您的要求,然后将执法队赶走,这样就能保证那些人的安全了。”

    牺牲我一个,去拯救其他人?

    这个似乎可以考虑一下,不过,不能轻言投降,否则会被莫斯科追究责任,同时也会被这些德国人看不起的。

    “没有上级的命令,我不会和你们谈论任何关于投降的事情,这个话题到此为止。说吧,你要说的第三件事是什么?”彼得罗夫少将问道。

    欧姆少将也没有多废话,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摸出一封信递给彼得罗夫少将。

    “第三件事是,我奉海因里希将军的命令将这封信转交给你,海因里希将军说,希望你有空的时候,能够静下心来一个人仔细研究信里的内容。”

    彼得罗夫少将接过白色的信封,没有打开,随手扔在桌子上。

    “你回去告诉海因里希将军,第一件事我能够接受,同时我在此替那些俘虏表示感谢;至于投降的事,我还是那句话,没有上级的命令,我不会轻言投降;第三,这封信我会看的,里面的内容无非是劝我尽快投降的文字,不过我不认为这封信的内容能够起到什么作用。”

    送走欧姆少将后,彼得罗夫少将走回自己的办公室,打开信封,仔细阅读信纸上的内容。

    随着一个个单词映入眼帘,彼得罗夫少将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看完信的内容,彼得罗夫少将了一阵呆,默默地掏出打火机点燃信纸。

    看到信纸在烟灰缸里化为灰烬,彼得罗夫少将盯着烟灰缸里的灰烬,陷入沉思······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012小说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