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飘摇 第八百一十一章 陛下说笑了(第一更)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s012.info


    摆在英诺森面前的路有两条,一条是跪下接旨,然后你好我好大家好,大明正式承认教廷是合法宗教,教廷也正式认大明为主,从此以后跟佛道两教一样。

    要么就拒绝下跪,维持住自己教宗的尊严,让欧洲人看看,教廷也是有硬骨头的!

    然而很可惜,英诺森虽然心里万般不愿意,然而双膝还是老老实实的跪了下去,朗声道:“臣,英诺森,接旨!”

    崔璐赞许的点了点头,这才展开圣旨,一句一句的念了起来。

    内容挺复杂的,礼部的家伙们文四骈六的一通写,根本就没有人想过英诺森是不是能够听得懂。

    用崇祯皇帝的话来说,就是礼部的这些老学究又在自嗨了。

    而跪在地上的英诺森虽然没听明白那些复杂到极致的句子到底在表达些什么,但是对于那句“故册封英诺森为敬天宣抚慰道至诚灵应大真人,为西方天主教之教宗”却是听的明明白白。

    随着最后“钦此”两个字念完,崔璐笑眯眯的将圣旨对折了起来,对英诺森道:“英诺森先生,接旨吧?”

    英诺森又拜了一拜,这才朗声道:“臣,英诺森,谢陛下天恩!”

    说完之后,英诺森才从地上起身,躬身向前行了几步,从崔璐的手里接过圣旨,转身交给了红衣大主教艾迪生,之后才对崔璐道:“天使远来辛苦,教廷这边已经准备好了晚宴,还请崔大人赏光?”

    崔璐笑道:“客气了,请。”

    英诺森虽然没弄明白这个客气了到底是怎么个客气法,但是崔璐向前微微伸手示意却是看明白了的,当下便引着崔璐向着教廷大堂而去。

    对于英诺森来说,今天所有的一切都不是问题,哪怕被全欧洲人一起嘲笑都无所谓,只要自己教宗的位置得到了大明的承认,尤其是崔璐身后带过来的那个千户所。

    有了这个千户所驻扎在教廷,整个欧洲谁还能影响到自己?那些红衣大主教们愿意跪好了舔,就让他们跪好,否则的话,连个跪的机会都不给他们!

    ……

    崇祯皇帝到达泉州港的时候,已经是崇祯二十五年的春天了,距离自己穿越过来已经足足过去了二十五年的时间。

    人生有多少个二十五年?

    往多了说可能会有四个,往少了说,大概就只剩下两三个了,倒霉一些的大概就只有一个二十五年好过。

    如果再除去吃饭睡觉享乐等等时间,真正有用的时间大概也就是那么两三年。

    所以崇祯皇帝很珍惜穿越之后的时光,因为自己比别人多了一个二十五年穿越之前刚刚年过三十,穿越之后又成了十几岁不到二十岁,这岂不是老天爷送给自己的?

    至于后世的空调、wifi、手机、互联网,拜拜了,虽然也挺想念你们,但是朕在大明挺好的……

    离开大明的时间足足接近一年,泉州港变得让崇祯皇帝都有些陌生的感觉,虽然崇祯皇帝这辈子就只来了一次泉州港。

    “天子”号停靠在泉州港的时候还没什么,毕竟崇祯皇帝御驾到此,渔民们是没办法再通过泉州港出海了,整个港口都进入了戒严状态。

    然而当第二天解除了整个港口戒严的禁令之后,崇祯皇帝总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百舸争流千帆竞,借海扬帆奋者先。

    跟大明海军编队航行时的严整不同,民间的舰只出航明显随意了很多,只要不是双方生什么碰撞,基本上是想怎么航行就怎么航行。

    指了指眼前近乎于混乱的景象,崇祯皇帝皱眉道:“这么乱糟糟的,官府就不管管?”

    泉州府知府田三石躬身道:“启奏陛下,敢在这时候出海的,基本上都是些老渔民,眼前虽然看着乱了一些,可是这些经验丰富的老渔们们心里都有数,彼此之间在海上也会相互照应,不会出什么问题。

    微臣刚上任的时候,也想针对港口的情况进行整顿,后来现官府整顿后的效率反而不如放任他们这么自行其事,微臣也就放弃了。”

    崇祯皇帝顿时眯起了眼睛,笑道:“没觉得自己官威受损,有种被人打脸的感觉么?”

    田三石呵呵笑道:“回陛下,刚开始的时候自然是有的,但是一个人的官威跟整个泉州府百姓的生计比起来,自然就算不得什么了。

    更何况,百姓们并没有不遵从官府的管理,只是后来官府放任百姓自便,又哪里称得上被百姓们打脸?”

    崇祯皇帝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笑道:“你能这样儿想就好。朕记得《颁令箴》之中有一句话,尔奉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切记,切记。”

    田三石躬身道:“是,臣记下了。”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之后,才接着道:“现在泉州府的百姓们生计如何?”

    田三石闻言,脸色变得有些古怪:“启奏陛下,现在泉州府的百姓们比以前更难管了!

    以前的时候多少还好一些,不过一部分人靠海吃海,一部分靠山吃山,时而因为抢水什么的械斗。

    至于现在,大量的百姓已经干脆不种地了,倘若地段不好,就干脆将田地荒在那里也不去耕种,很多人都选择了去厂子里面上工。

    从整体情况来看,泉州府今年的税收会比去年增高一些,对比十年前更是翻倍,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

    可是从粮食的收成上面来看,今年的年景已经算是这些年难得好的了,然而收成却下降了很多,跟前年相比,更是下跌了一半。”

    崇祯皇帝皱眉道:“那粮食呢?够吃么?”

    田三石斟酌着道:“粮食总还是够吃的,且不提那些高产的粮食,就算是从南洋那边购粮过来吃也是足够的。

    微臣担心的是,人心思动,单单泉州府已经这样儿了,倘若其他地方也跟泉州府一样,只怕以后粮食就会变得不够吃,到时候天灾没有,人祸却是难以避免了。”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示意田三石继续说下去。

    沉吟了半晌之后,田三石才道:“泉州府已经重印了崇祯二十四年劝农书,崇祯二十五年的劝农书出来之后也会大量印制,然后分给民间,只是效果如何,臣也不好说。”

    深吸了一口气后,田三石又接着道:“如果想要彻底解决这些问题,要么打压那些商人开设的工坊,要么强制百姓种粮。

    然而打压工坊容易,却会影响了税收,强制百姓种粮,又怕百姓们心生不满,微臣驽钝,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了。”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开口道:“暂时且放任吧,看一看,百姓们会做出选择的。”

    后世接触过各种各样论坛和新闻的崇祯皇帝知道,百姓们放弃土地然后选择务工是大势所趋在农业集中化之前,无论怎么搞,务工的收入永远高于在地里刨食。

    这种情况不单单是几百年后出现,随着大明工业化的进一步展,这种情况的出现也是早晚的事情,只是比崇祯皇帝设想中提前了几十年而已。

    但是崇祯皇帝又有什么办法去解决?

    就像是田三石说的那样儿,要么打压工坊,要么强制百姓种地,这两种方法其实都不可取。

    至于提高粮食的官方收购价格,能够解决一时,但是却不能根治粮价高了,就意味着工坊的用工成本增加,然后商品的价格增高,再往后估计就是通货膨胀。

    然后还是会有大量的百姓因为工钱的增加而选择去务工。

    崇祯皇帝也头疼。

    自从崇祯十七年之后,整个历史的展就跑到了一条陌生的车道上面,崇祯皇帝再想玩什么弯道车已经变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失去了那些历史知识之后,崇祯皇帝能够依靠的就只有那些起点里面提到过的东西了而那些扑街们似乎都专注于杀人放火平天下,至于怎么治理一个国家,往往都是寥寥几笔带过。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放任百姓们自己选择,愿意种地的就去种地,愿意务工的就去务工,大明的社会体系会不会自我完成调节不重要,只要内阁和中极殿还存在,这个问题就早晚会有解决方案。

    带着田三石等人在码头附近转了半晌之后,时间已经渐渐的过了中午,太阳都已经有些偏西了,码头上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船回来了,之前还有些沉寂的港口顿时热闹了起来。

    几只海鸟翻飞,远处的海平面也如被烧着了一般,变得通红,略微刺眼的光线下,一个个小黑点先后冒出头来,向着码头所在的位置越行越近,渐渐的变成了完整的渔船。

    微微眯起眼睛,崇祯皇帝笑道:“走,咱们也去凑凑热闹,挑几尾新鲜的鱼回去。”

    见崇祯皇帝兴致颇高,田三石也笑道:“微臣陪陛下一同前往,不瞒陛下,微臣在这易牙之术上,倒也颇有些心得。”

    崇祯皇帝颔笑了笑,便带着田三石一起往码头前方而去。

    最先进港的渔船靠了岸,刚才还三三两两取在一起侃大山的商户们顿时翻了脸,一个个挤着向前,手里不住的挥舞着崇祯宝钞,大喊道:“头鱼归我!”

    见田三石望向自己,崇祯皇帝呵呵笑道:“新鲜的就得,咱们不抢什么头鱼,也不跟商家们争这个彩头了。”

    几个税吏奋力挤开了拥挤的人群,来到了渔船上之后,先是对着船老大招了个招呼,接着才开口道:“吴老大,今天渔获如何?”

    船老大四十来岁的样子,还略带冷意的春风之中却赤着膀子,露出上半身虬结的古铜色肌肉,捋着胡须笑道:“托胡爷的福,今天的收成还倒是好,估计小人要出上一笔大大的税金了。”

    竖了竖大拇指,为的税吏才笑道:“瞧你高兴的那个样子,头一艘船回港,待会儿的头鱼可不得卖出个大价钱?”

    吴老大摇了摇头道:“今天的头鱼不卖。”

    为的税吏顿时愣住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啧啧有声的叹道:“这不像你啊胡老大,往常衣服破了恨不得光腚都舍不得买新的,今天这鱼还想自己留着吃?头鱼啊,十两银子都打不住!”

    不止是税吏愣住了,其他的商家们一听吴老大不卖头鱼,顿时也急了,一个掌柜打扮的顿时叫道:“胡老大,咱们可是多少年的老交情了,这头鱼你不卖与我醉仙楼,晚上我就上你家蹭吃蹭喝去!”

    向着开口说话的掌柜呸了一声之后,吴老大才开口道:“今天我吴老儿打到的可不止是头鱼,还是近丈长的鱼王!这么肥的大黄鱼,便是连见都不曾见过!

    如今天子正好驻驾泉州,我吴老大要把这鱼王献给天子,你们谁敢抢的,尽管上来试试!”

    吴老大的话音一落上,岸上的那些商家顿时都哑了众目睽睽之下,谁有胆子敢说自己抢下来这条大黄鱼?

    见其他人都一副唏嘘不已的模样,崇祯皇帝淡淡的笑道:“看起来,今天有口福了。”

    田三石意外的瞧了崇祯皇帝一眼。

    见田三石有些不解,崇祯皇帝便笑道:“百姓能有这个心思,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百姓们寒了心。这条鱼,回头让人收下,也不能亏了那吴老大。对了,这鱼价值几何?”

    田三石斟酌道:“大黄鱼不值几个钱,海里有的是,总是能捞到的,可是这丈余长的大黄鱼,可就值钱的很了,少说也得二百两银子?”

    崇祯皇帝道:“三百两,回头赏他三百两银子,这鱼的心意,朕领了,却不能白收了他的鱼,更不能让百姓们亏着。”

    王承恩躬身应下之后,田三石忍不住搓了搓手,笑道:“不若由微臣来操持这条大鱼?”

    崇祯皇帝再田三石又一次提到自己下厨这个问题,忍不住有些意外的道:“不都是说君子远庖厨么?”

    田三石老脸一红,讪笑道:“陛下说笑了,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ps:今天献祭《大唐第一疯子》,反正好基友的书,不拿来祭天可惜了!。搜狗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012小说网
Back to Top
TOP